林丹沦为联赛“吉祥物” 次战前景不悲观

17/07/31

  虽然赛前央视第五频道的官方微博曾发布“经多方努力协调,林丹已获解禁”的消息,但“超级丹”最终也没能如愿代表青岛队出现在羽超半决赛的次回合比赛中。一场因赞助商牵出的闹剧,让运动员“单飞”再次成为中国羽坛一个尴尬而无解的话题。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杨琳

  事件

  昨天,中国女足在埃德蒙顿足球综合训练基地进行了正常训练。前来督战的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第一次来训练场观看了中国队的训练,他向在场采访的中国媒体表示:“第一场比赛中国女足的表现不能说好,但姑娘们很努力,我看到了她们身上的希望。”

  蔡振华说:“现在队内的气氛还不错,队员们没有因为第一场比赛失利而受到很大影响。虽然对那个点球我们存有争议,但从比赛过程和数据统计看,队员们也承认没有完全发挥出应有水平。中国女足平均年龄只有23.5岁,所有队员都是首次参加世界杯,比赛经验确实有差距,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大场面,有压力很正常,但怎么调整心态,打好后面的两场小组赛很关键。”

  天价请来“超级摆设”

  6月15日晚,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进行了半决赛次轮的争夺,青岛队主场以3∶0轻松战胜湖南队,以大比分2∶0闯入决赛。但是由于个人赞助商与联赛赞助商的冲突,青岛队花了封顶的150万请来的林丹当晚仍未出场比赛,只能在场边观战,最后只能以表演赛回报球迷。

  青岛队总教练李卫国透露,羽超联赛本赛季的球衣赞助商是威克多,但林丹个人的球衣赞助商是尤尼克斯。因此青岛队签林丹时已跟中国羽协和威克多有过沟通,最终的解决方案是林丹穿威克多球衣出场,但会将商标盖住。关于这一点,此前林丹本人以及尤尼克斯和威克多三方均无异议。

  但就在次回合比赛开始前几个小时,却风云突变,威克多方面称,需要中国羽协出一份书面证明,同意林丹贴标上场。但中国羽协迟迟没有松口,导致林丹未能出场。

  青岛队方面透露,中国羽协认为上述解决方案在前,青岛队和林丹签约的协议在后。而在李卫国看来,林丹被拒绝出场,对联赛、俱乐部、对林丹本人都是一个损失。

  解析

  羽协意在“杀鸡儆猴”?

  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羽坛最红的球员,林丹无疑是独特的,而他也一直在各方面保持自己的特立独行。但是,围绕着“超级丹”的球衣赞助商问题,中国羽协看似宽容却时不时“设坎”的行为,却让这种独行充满了戏谑与悲凉的意味。

  今年1月初,在中国羽毛球队已有装备赞助商的情况下,林丹成为首个与另一家赞助商尤尼克斯合作的现役国羽运动员。根据协议林丹如果上赛场,手中的拍子、脚下的鞋子和身上衣服都要求身穿该品牌。不过,由于国家队是由李宁运动品牌所赞助,该品牌在合同中特开先例:表示林丹如果代表国家队出战,诸如奥运会、苏迪曼杯之类可以穿李宁服装,其余时间,如果林丹在赛场上穿竞争对手品牌衣服就是违约。因此林丹顺利地出现在了5月初的苏迪曼杯赛场,比赛时穿李宁,场下和接受各种采访时则换自己的赞助商品牌。

  (本报埃德蒙顿今晨专电)

  但是到了羽超决赛阶段,妥协、协商都已没用——尽管联赛赞助商已作出让步,同意林丹贴牌出战,但中国羽协的作法却让林丹只能作壁上观,而花了150万请林丹的青岛队则无疑成了冤大头。

  羽协的作法,像是一种警示——如果连林丹都无法做到自主,那么试想哪个运动员还敢提单飞?哪个品牌又敢于再做蠢事和官方认定的赞助商对抗?

  本版文字特派记者 李戈 陈赢 刘大伟

  J082 J190 J080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