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国成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离别樟木为重逢

17/06/16

  北京4月16日电(记者 李金磊)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名单昨日出炉,中国、韩国、英国、澳大利亚等57个国家正式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美国、日本暂未加入。随着名单的确定,亚投行的筹建也迈入了更关键的节点,有关章程制定、股份分配、首任行长、结算货币等问题都备受外界关注。

  亚投行“首发阵容”确定57国

  樟木4月29日电 题:西藏灾区见闻:离别樟木为重逢

  作者 蔡志坚 许超

  来自中国财政部的消息显示,4月15日,瑞典、以色列、南非、阿塞拜疆、冰岛、葡萄牙、波兰正式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至此,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确定为57个,其中域内国家37个、域外国家20个。

  这些国家分别是奥地利、澳大利亚、阿塞拜疆、孟加拉国、巴西、文莱、柬埔寨、中国、丹麦、埃及、法国、芬兰、格鲁吉亚、德国、冰岛、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以色列、意大利、约旦、哈萨克斯坦、韩国、科威特、吉尔吉斯斯坦、老挝、卢森堡、马来西亚、马尔代夫、马耳他、蒙古、缅甸、尼泊尔、荷兰、新西兰、挪威、阿曼、巴基斯坦、菲律宾、波兰、葡萄牙、卡塔尔、俄罗斯、沙特阿拉伯、新加坡、南非、西班牙、斯里兰卡、瑞典、瑞士、塔吉克斯坦、泰国、土耳其、阿联酋、英国、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

  观察可见,亚投行充分体现了开放、包容的特点,“小伙伴们”分布广泛,既有近邻,又有远亲,既有发展中国家,又有发达国家,涵盖亚洲、大洋洲、欧洲、拉美、非洲等五大洲。

  “亚投行的建立得到了很多国家的响应,顺应了各国对提振经济、改变传统国际经济体系的需求。”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对记者表示,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中,亚投行将为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经济带来巨大红利,并将成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提升话语权的重要平台。

  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对记者表示,亚投行的建立是在世界经济新常态下,中国第一次从被动的全球化参与者,逐渐要成为主动引领者的标志,对整个世界经济秩序的变化都有重要意义。

  美日态度“冷漠”未加入

  记者注意到,在八国集团(G8)中,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这5个国家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仅剩美国、日本和加拿大未加入。

  加拿大的态度当前似乎有所松动。根据外媒报道,一名加拿大财政部的资深官员14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表示,渥太华正在积极考虑加入亚投行。

  但是,美国和日本对亚投行的态度依旧相对冷淡。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布林肯14日表示,美方目前对于亚投行有两点关切:一是新成立的机构与现有机构之间应该是补充而非竞争关系;二是新机构应该执行现有的高标准。但他并未回答有关美国会否加入亚投行的提问。

  为何美日不愿意加入亚投行?白明分析,这是遏制思维在作祟。作为亚行(亚洲开发银行)的大股东,美国和日本不希望亚投行稀释它们在亚洲地区的经济影响,也不希望亚行的地位和自己的主导地位被削弱。

  “美日是很多重要国际金融机构的主导者,但面对迅速变化的世界经济形势,依旧抱着传统的眼光,使得传统国际金融机构份额改革迟迟没有启动,发展中国家的合理诉求无法得到满足,亚投行也就应运而生。”陈玉宇表示,面对新生的亚投行,自身的既得利益使得美日目光短浅,合作性变差,令人遗憾。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已经错过了3月31日这一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日期,因此,即使未来美日申请加入亚投行,可能也只能作为普通成员国加入了。

  中国将持有最大股份

  在意向创始成员国名单确定之后,亚投行的筹建也将迈入更关键的节点。当前,各方已一致同意将总部设在北京,而有关章程制定、股份分配、首任行长等问题也有了清晰的规划。

  章程谈判的时间表已经确定。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主席、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4月15日表示,根据亚投行筹建工作计划,各方将于今年4月底和5月底分别在北京和新加坡举行筹建亚投行第四次和第五次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商定亚投行章程草案,并于6月底前签署章程。

  股份分配的原则也已明确。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此前指出,根据《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为认缴资本的20%。目前,各意向创始成员同意将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因此,中国将持有最大股份。

  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近期公开表示,中国作为第一大股东将为亚投行提供必要的资金,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不是特权,而是责任,是担当。作为一个在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将遵守国际通行准则,不会以老大自居,而是平等待人,有事好商量,尽量以达成一致的方式决策。

  对于首任行长问题,史耀斌指出,亚投行将根据公开、透明、择优的原则选聘行长和高层管理人员。根据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通行做法,亚投行将在正式成立后召开部长级理事会任命首任行长。

  至于亚投行正式成立的时间表,史耀斌在3月25日曾指出,各方将争取年中完成章程谈判并签署,之后经成员国批准生效,年底前正式成立亚投行。

  结算货币问题引关注

  在亚投行筹建过程中,外界关心的最核心问题之一是,亚投行将用什么货币进行结算。

  根据媒体报道,中国将寻求将人民币纳入亚投行货币篮,但如果创始成员国在这一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中国将同意亚投行使用美元作为结算货币。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认为,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这将大大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但现在由于人民币汇率没有完全市场化,网点不是很多,实际结算成本也比较高,存在一定的障碍。

  “美元是当前国际金融体系的主导货币,结算成本也最低,但是美元一会通缩一会通胀,一会实施强势美元政策,一会实施弱势美元政策,会给世界经济带来不稳定。”白明表示。

  邹玉婷紧紧地握住丈夫李炯的手,眼里含着泪水,凝视了许久才道了一声:珍重。

  29日,西藏公安边防总队驻樟木部队官兵执行护送樟木受灾民众撤离,李炯是聂拉木边检站后勤处助理员,他要继续守卫口岸,护送民众,而妻子邹玉婷不得不离开。

  受尼泊尔“4.25”地震波及,中断交通和通讯80多个小时的中尼边境小镇樟木28日恢复对外联系,因为当地没有大面积空地安置灾民,且余震和降雨时常造成次生灾害,西藏官方决定将3000多当地民众转移至拉孜和日喀则市区。

  接到撤离的命令时,邹玉婷哭了。她说,跟着丈夫来到边境口岸,就是想好好陪他守边关,尤其在这危难时刻。但此刻军令如山,纵使心中万分不舍,她还得听从指挥。

  离别时,邹玉婷一步三回头,李炯有意避开了妻子,默默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除了对妻子的不舍,李炯更加担心这里的灾民及灾后的家园重建工作。

  邹玉婷再一次回头,看一眼带有浓浓尼泊尔风情的民居,远眺五星红旗依然飞扬的樟木友谊大桥,再和肩负重要使命的边防部队亲人说一声再会。长长的撤离队走过清理了塌方后的道路,暂别樟木。

  卓嘎怀抱着未满三个月还在襁褓中的女儿,在离开前提出了一个请求:能否和丈夫通过对讲机说一段话,接过对讲机后,卓嘎哽咽着却只说了一句“樟木,扎西德勒。”

  25日,地震发生之后,聂拉木边防检查站副站长扎西达娃就接到指令,前往友谊桥组织指挥部队开展抗震救灾和守卫国门,安置旅客。他的妻子卓嘎在地震前才带着未满三个月的女儿,到樟木探亲,一家三口只团聚了13天。

  扎西达娃去了国门一线,卓嘎和女儿只能听到对讲机里丈夫、爸爸的声音,那些声音不是关于安置旅客的,就是报告一天工作情况的,没有一句对她们母女的问候。对此,卓嘎没有一句埋怨。

  卓嘎告诉丈夫的战友,能听到丈夫传来的声音就是幸福。战友们腾出空间最大的面包车,让她们住,虽然晚上很冷,女儿一直在哭,但卓嘎说这是战地婴儿房,是最珍贵的回忆,是灾区最高享受了。

  28日,挺进樟木的公安边防突击队有一名叫多吉的中尉,他是整个队伍的尖兵,飞速前进。他曾在樟木值守5年有余,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其亲兄弟洛桑也在樟木。

  地震后,洛桑杳无音讯,对此多吉很是担心。然而一到樟木,多吉没见到过兄弟,跟随突击队投入了紧张的救援工作中,他一会到安置点搬运物资,一会又到山区的村落查看灾区。

  29日下午,多吉护送樟木震区民众到撤离集中点,却意外地见到了洛桑。他们以拥抱表达了彼此的牵挂与思念之情。

  “其他国家也有将本国国币纳入亚投行货币篮的诉求,比如欧元、卢布、韩元等,比较合理的一种路径是让影响力较大的货币都进来,设计一种组合货币,这也有利于减少人民币纳入亚投行货币篮的阻力。”白明建议。

  在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多达57个国家的情况下,各方最终会采用怎样的结算货币单位,考验着各国的智慧。(完)

  多吉就要去山区疏散护送撤离民众,洛桑拉着多吉的手,良久才说了一句:兄弟走了还要再回来,保重。

  29日晚,大部分灾民已撤离樟木。(完)

原文出处:http://www.uywang.com/OQMSLrhd/YJBXC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