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会见日本外长岸田文雄 教育、社保获取难破解

17/07/12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日本外长岸田文雄现正在我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时隔4年半后,日本外长首度正式访华。2014年11月,岸田文雄因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部长级会议曾经到访北京。

  今天(30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岸田文雄。这是日本外长4年来首次与中国国务院总理举行会晤。日本外长与中国国务院总理的上一次会谈要追溯到5年前的2011年在北京。

  “中国人都是恋家的。人口为什么离乡迁徙?那是家乡生存条件太糟糕,不得不迁徙。”全国人大代表 、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这样认为。

  5日,政府工作报告首提“为人们自由迁移、安居乐业创造公平的制度环境”。中国的迁徙人口为何迁徙?花多少年才能完成迁徙?羊城晚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同人群迁徙的理由不一:老一代人主要为了社保,中青年则是为了子女教育。有外来工从农村迁移到城市,竟用了19年。

  今天是“五一”小长假放假的第一天,参加总理报道活动多年的时政记者注意到,李克强总理很少利用假期时间会见外宾。去年5月份的时候,美国国务卿克里访华,李克强总理也是利用了周末休息时间与他进行了一场会晤。

  和上次不同的是,今天李克强是会见了日本外长,可见中美、中日关系都非常重要。因此,在外交的礼宾上,才会做出这样一种特殊的安排。

  会谈一开始,李克强首先对岸田外长访华表示欢迎。他再次代表中国政府对前不久在日本熊本县发生的地震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表示慰问。李克强说,中国和日本是近邻,两国之间建立一个长期稳定健康的发展关系对两国都有利。去年,中日韩领导人会晤得以恢复,主要是因为中日关系出现了改善的势头。但是,基础还不牢固,希望保持向好势头,使中日关系回到正常发展的轨道。李克强表示,相信此访有利于增进中日两国政治互信。

  今天可以说是,日本外长岸田文雄访华最重要的一天,全天贯穿了三场重要的与中方高层领导人的会晤。

  今天上午,在曾经举行“六方会谈”的钓鱼台国宾馆,中日两国外长举行了会谈。下午,杨洁篪国务委员在中南海会见了岸田文雄。在与李克强总理的会见之后,明天一早,岸田文雄将结束对我国的正式访问,启程前往泰国,未来几天他还将访问泰国、缅甸、老挝和越南。

  不过相关专家、人大代表表示,异地高考政策的出台是一种信号,政府要从教育入手,解决中国人口迁徙的不自由。

  为了社保

  

  农民工进城“走”了19年

  一个农民工越过户籍“门槛”,从农民变市民、实现一次迁徙 ,这条路要走多久?今年54岁的广西农民李会成用了19年。

  1993年,李会成只身来到广州,在荔湾城管环卫局下属的车队工作。此后的19年里,他多次获得广州市的荣誉奖励。2011年广州推行积分入户后,他正式入户广州。他是广州第一个通过积分入户制度获得广州户籍的外来工,并保持着广州318分的最高积分纪录。

  “当年入户就是考虑到广州这边的社保条件好些。”李会成说。入户广州解决了社保问题,李会成又遇到第二个问题:工资低,城市消费高。他的工资已10年没涨过了,每年总收入一直在2.5万元左右。“希望能提高收入,否则这点工资,即使成功落户广州了,也没啥用。不要说买房,一家人吃饱饭都不容易。”

  此前有记者前往这个车队采访,记者问外地农民工想不想像李会成一样落户广州,工人们齐声说“不想”:“落户广州有什么用!工资不涨、还是临时工身份,住房公积金一分没有。”

  来自重庆53岁的清洁工老刁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我2000年来到广东打工,工资一直很低。但考虑到这边养老、医疗等社保很好,我们就安心待下来了。”老刁说。

  扎根城市

  

  子女教育成难题

  全国人大代表、东莞瑞丰物业公司工会主席曾香桂是数亿外来工的代表。来自湖南的曾香桂1999年中专毕业,随后应聘到东莞市瑞丰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已经干了13年。她表示在外来工迁徙过程中,“最关心的是子女教育问题。”

  “我们希望扎根在城市、融入城市,子女受到更好教育,用知识改变命运。”曾香桂说,她的女儿现在4岁了,户口在湖南老家,她希望等到女儿读书的时候,外来工子女能够在流入地上学。

  广东外资企业捷普电子有限公司一个工厂有1.2万外来工,工人们大多25-35岁,多数面临成家后是否留在广东的问题。该公司测试研发部经理章慧是个外来工,她很认同曾香桂观点:“我们20-30岁的外地人,最关心的是孩子上学问题。”

  异地高考

  

  先实现教育公平

  长期从事教育工作,使得贺优琳代表十分理解劳动人口迁移中面临的教育问题,“异地高考政策出台是个信号,政府要解决读书难对外来工流动的阻碍。解决异地高考,政府肯定就要解决幼儿园、小学、初中读书问题。”

  贺优琳表示,政府除了推动教育公平外,还要注意外来工家乡的建设。“我跟外来工吃饭,他们说过去的家乡多好,现在越来越糟糕。”贺优琳说,“建议政府着重加强农村的建设。”

  积分入户

  

  或成迁徙“绿色通道”

  广东省社科院社会学和人口学研究所研究员郑梓桢告诉记者:“按照目前经济、公共服务、社会管理等因素,我们只能阶段性的推进公民自由迁徙这个目标,让迁徙有序进行。”

  一天之内,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国务委员杨洁篪、外交部长王毅分别会见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杨希雨指出,中方的高规格接待传递了中方对于改善中日关系的诚意。各行的交流中外交部门是最讲规格讲对等的,日本外相这次来访能够受到国委乃至总理的会见,充分表明中国政府 从高层下决心要改善中日关系。但关键是球现在不在我们脚下,在日本脚下,就要看日本现在把球往哪儿踢,如果朝正确的方向踢,中日间积极的互动就会再次启 动。所以能不能改善还得看日本。

  杨希雨说,现在中日之间的矛盾和分歧可以归结为两个旧问题一个新问题。两个旧问题就是曾经被双方搁置的钓鱼岛的争论和分歧让日本人挑起来了,而且是更肆无忌惮地搞所谓“国有化”。再一个是安倍首相执政以来,在历史问题上变本加厉,修宪问题,引起历史和现实的联想,日本到底要向何处去。现在又冒出一个新问题,日本最近把东海和 南海两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联系在一起,似乎要构成东海、南海的反华联合战线。这样的新问题使得原本就冰冷的中日关系更加复杂了。这三个问题造成中日关系目前的低谷,如果要挽回低谷,日本在这三个问题上应该按照中日达成的四个文件的共识迈出第一步。我相信日方只要回到四个文件的基础上,迈出第一步,中日关系的恢复一定会有希望的。(记者冯悦 侯艳)

  政府能不能拿出一个自由迁徙的时间表?郑梓桢笑着将之比喻成“星空”。“仰望星空,国家还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迁徙需要一个门槛,这就是广东的积分入户。”

  全国人大代表、厦门市市长刘可清表示,“户籍制度改革,政府还要继续研究。首先需要制定一个在城市服务多少年、缴纳的社保年限、在这个城市有没住所的标准,将这些因素折算成分数,满足某一固定分数,则构成外来人口落户城市的条件。”(杨辉)

本文转载于太阳城娱乐http://www.uywang.com/lnmQX4K/,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