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纪委刮骨疗毒 限制失信被执行人乘坐G字头动车组全部座位

17/09/12

  太原4月7日电 (任丽娜)中共山西反腐机构山西省纪委刮骨疗毒,严查自身腐败,频向“自家人”开刀。山西省纪委监察厅7日对媒体发布消息称,从2014年12月开始截至目前近4个月时间,山西共有106名纪检监察干部受到党政纪处分。

  2014年,山西省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曾任山西省纪委监察厅领导职务的金道铭(曾任山西省纪委书记)、杨森林(曾任山西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张秀萍(女,曾任山西省纪委常委)、谢克敏(曾任山西省监察厅副厅长)等多名纪检监察干部先后被查处。

最高法:限制失信被执行人乘坐G字头动车组全部座位

7月21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 韩海丹 摄

  2014年9月、11月,黄晓薇、迟耀云先后由中央纪委监察部“空降”山西,分别出任山西省纪委书记和山西省纪委常务副书记,重建山西省纪检监察团队。

  从2014年12月起,山西省纪委监察厅开展了一场名为“学习讨论落实”的活动,旨在以铁纪塑造铁军,用铁腕惩治腐败,努力打造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干部队伍。

  在近4个月的活动中,山西省纪委监察厅严查系统内的腐败,严厉惩处了一批不廉洁、乱作为的纪检监察干部,清除“害群之马”,严防“灯下黑”。

  7月21日电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执行局局长刘贵祥今日介绍,《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的决定》明确增加采取限制消费措施的内容与力度,包括增加对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的限制。

  最高法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三家联合开展集中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等犯罪行为专项行动的情况,公布10起典型案例。同时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的决定》两个司法解释。

  刘贵祥介绍,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明确人民法院可以对被执行人发出限制高消费令,限制其乘坐飞机、列车软卧出行、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住宿,不得旅游、度假等多达九种类型的高消费行为,该司法解释实施以来,取得了积极、明显的效果。但随着客观形势的变化,该解释部分规定需要进行及时修改。

  刘贵祥称,此次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的决定》,主要涉及以下三方面:

  一是明确将信用惩戒的范围拓宽至限制高消费及非生活或者经营必需的有关消费。原“限制高消费规定”对被执行人进行高消费的限制,侧重于对各种大肆挥霍、奢侈消费行为的限制,防止被执行人财产的不当减少。

  但因不同地区收入水平及被执行人情况的不同致使“高消费”的标准难以统一界定;另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除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必需品以外的财产,人民法院均有权采取执行措施。作为信用惩戒的重要手段,为了加大惩戒力度,进一步压缩被执行人的生产生活空间,对被执行人一些非高消费行为依法也应当予以限制。

  据此,此次修改首先将原司法解释名称修改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拓宽了限制消费措施的范围。并对主文中涉及“高消费”的内容全部作相应修改,明确规定,对于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被执行人,人民法院可以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其高消费以及非生活或者经营必需的有关消费。

  二是明确规定对失信被执行人应当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修改后的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人民法院应当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和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是人民法院对具有不同拒不履行情节的被执行人依法可以采取的两种不同制裁手段。

  失信被执行人拒不履行法律义务的恶意更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应当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各种方式的信用惩戒。对失信恶意更高的失信被执行人应当全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此次司法解释修改对此项内容予以明确,有利于两个司法解释在适用上的衔接。

  三是增加采取限制消费措施的内容与力度。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增加对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的限制。

  据统计,截至目前,山西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调查纪检监察干部117人,给予党政纪处分106人,给予撤职以上重处分26人,移送司法机关12人,并对违规调动的56人进行了调整清理。

  山西是中国反腐风暴重灾区,目前当地反腐纵向深入,高压反腐。据山西省纪委监察厅最新统计,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底以来,山西省纪检监察机关立案4550件,结案4511件,处分5131人,其中,受到撤职以上重处分的达1166人。(完)

  第二,加大对单位被执行人及其相关责任人员的限制力度,单位被执行人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明确禁止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四类责任人员实施高消费及有关消费行为。

  同时,在严格限制的基础上,设置了权利救济程序。明确对相关责任人员因私以个人财产进行的消费不予限制,其可向执行法院提出申请,执行法院查证属实的,应予准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