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利用孩子博乘客同情

17/06/25

    本报特约评论员

    无论你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你是患病还是健康,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文学、文化、科学思想大师们,都能保护知识产权。由此可判断,要读书,要读有意义的书,要保护知识产权,而前提是让所有的人都读到书,不论肤色,无论长幼。

    本报记者 刘冕

    近一个月来,轨道交通执法大队在地铁中劝阻、制止乞讨卖艺行为432起,处罚56起乞讨、7起卖艺行为。暑期以来,执法人员发现一个新现象,地铁中怀抱儿童乞讨的现象猛增。轨道交通执法大队副队长李海涛透露,将综合执法数据以及市民和地铁部门反映的乞讨高发区统计,绘制“抱童乞讨”以及“儿童乞讨者”出没图,以提前布控,防止此类情况。

    在过去的一年中你摸过几页书,网络书又新下了几本?有哪些书你坚持看完了?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21日在北京公布了第十一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去年我国成年人人均纸质书和电子书合计阅读量为7.25本,较2012年上升了0.51本。虽然有66%的成年人都向往“一本书、一杯茶”的阅读方式,但通过网络在线、手机、电子阅读器等方式看书的人数正在迅猛增加。

    今天是第19个“世界读书日”,也是伟大文豪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每逢这个日子,有识之士便是一次集体焦虑,然后便痛心疾首,感叹中国人读书太少,并不乏数据证明,比如人均读书才四五本,远低于韩国的11本,法国的8.4本,日本的8.5本,美国的7本……更有论者恨铁不成钢,千万别成为屏奴,要多读纸质图书。

    其实,不必过于焦虑。中国人的阅读率正在上升,比如,去年我国成年人人均纸质书和电子书合计阅读量为7.25本,较2012年上升了0.51本。今天的阅读率一定超过古代,在遍地文盲的时代,特别是印刷技术落后的时代,阅读率怎么可能高?至于指责国人喜欢浅阅读,习惯用电子工具阅读,更是经不起推敲。时代在变,电子书也是书,不能因为读了纸质书就有了优越感。试想,那些喜欢龟壳书的人有理由嘲笑竹简书吗?而习惯于竹简书的读者又有理由嘲笑纸质书吗?载体变了,书犹在,喜欢阅读何必拘泥于载体不同?

    如网友所言,过去一年没读纸质书,只在使用电子文档或在线文本,让世界少砍了几棵树,减轻了雾霾的产生,减少了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可以预料,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电子书。而有朝一日,印刷的纸质书会走入历史,或者成为极其少见的礼品书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并不可惜。

    国人的阅读量该关注,国人的阅读内容更值得关注。阅读量再多,如果只是教材,或有毒的成功学之类的书籍,有何益处呢?教人狡诈的厚黑学、苍白而浅薄的成功学之类的书籍销量最高,并不是好事。林语堂把书分为三类,一类是最上流的书,指的是经典;一类是中流书,多指从上流书抄袭的次流作品;还有一类是下流书,多指民间文学,“如小调童谣民歌盲词”。林语堂喜读上流书、下流书,自有其道理,在今天仍有借鉴意义。如果每年熟读几本经典,阅读量不大,但值得敬佩。

    关注世界读书日,应弄明白它的含义。世界读书日的全称是“世界图书与版权日”,换言之,不仅要多阅读,还要保护版权。日前,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去世,媒体披露了一个细节,1990年,马尔克斯曾到北京和上海访问,钱钟书陪同。当马尔克斯看到书店随处可见各出版社擅自出版的他的《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怒称“各位都是盗版贩子啊!”盗版书盛行,这不是假话,在世界读书日这个时节,该如何更好地保护版权?

    抱童乞讨者多为“90后”

    地铁5号线列车上,一位梳马尾、穿着粉色运动裤的女孩儿背着双肩背,一步一顿,鞠躬乞讨。在她身后不远处,一位年轻的母亲单手抱着婴儿,跪着往前蹭,伸手乞讨。

    俩人始终保持着几步的距离,手里都捏着一块一块的零钱。遇到有乘客不给钱,“粉裤子”会不停作揖,如果乘客执意不理,她还会狠狠地瞪乘客一眼。她前脚一走,后面抱着孩子的乞讨者会跟进二轮乞讨。

    执法大队将两名乞讨者带回警务室,乞讨者说,她们当天7时许从5号线天通苑站上车,之后就在5号线和10号线乞讨,五六个小时要到了272元。“抱童乞讨”的是“90后”母亲,“粉裤子”是其妹妹。俩人趁着暑假农闲到北京乞讨。

    北京地铁官方微博曾发布微博称:这些乞讨卖艺人员大多来自甘肃岷县,且多为“90后”母亲,她们四肢健全,在暑期利用孩子组团行乞,以博取乘客同情,希望乘客不要给钱。

    怀揣亲子鉴定乞讨

    “抱童乞讨”的姐妹显然有备而来。执法人员还没开口询问,姐妹俩就已掏出好几个证件。第一张是亲子鉴定证明复印件。一位一线执法人员坦言,这些人都不是第一次来北京乞讨,大多是一个村儿好多人一起来。对于执法过程他们都门儿清。抱着孩子乞讨,有时会被怀疑是涉嫌拐卖,需要做亲子鉴定,这些人就提前带着亲子鉴定,撇清嫌疑。

    行乞者还多带有残疾证。“尤其是一些老年人,拿出残疾证,然后再讲一段苦难经历,博取同情。不过他们大多没有自己描述得那么苦。”执法人员说。

    轨道交通执法大队副队长李海涛曾碰到过一位乞讨者,残疾证显示是视力有问题,但是他则装瘸要钱。“瘸更容易受到同情。”他说,行乞者很会琢磨乘客的心理,“一些儿童行乞者,如果年轻女乘客不给钱,他们就抱着乘客的大腿不撒手,女乘客一不好意思或是一心软,就会给钱了。”

    乘客遇乞请举报

    执法队员对“抱童乞讨”的“90后”姐妹处以200元罚款。“第二天,5号线的乞讨人员明显减少了,他们之间都通风报信呢。”执法人员说。

    李海涛介绍,自5月1日以来,执法人员针对全市18条线路、70个站区、318个车站,尤其是地铁1、2、4、5、10号线等重点线路进行巡视执法,整治乞讨卖艺、散发小广告等影响轨道安全运营秩序的行为。目前,轨道执法大队共有执法人员和轨道交通运营安全专职督查员170余人,其中交通行政执法人员只有60余人、而全市地铁站却有300余座。执法队员呼吁,为避免一些违法人员“钻空子”,希望乘客乘坐地铁时发现发小广告、乞讨卖艺等影响轨道交通运营安全行为的人员,立即拨打市交通委或地铁热线举报。

    “接到举报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到现场处理。”李海涛说,而且,不仅去事发站点,还要在周边几站进行巡查,查处行乞者。

    行乞者最爱10号线南段

    世界读书日,今年的主题是“地球与我”。释放的深层含义是,希望散居在全球各地的人们,无论你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你是患病还是健康,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文学、文化、科学思想大师们,都能保护知识产权。由此可判断,要读书,要读有意义的书,要保护知识产权,而前提是让所有的人都读到书,不论肤色,无论长幼。

    苏辙说,“早岁读书无甚解,晚年省事有奇功。”好读书,读好书,书籍绝不会亏待我们。诚然,读书就是一次相遇,与美好的人相遇;读书,也是一次发现,发现另一个自己。在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如何遇到更好的自己,值得思量。

    自7月中旬以来,市交通执法总队轨道执法大队会同市公交保卫总队、市地铁运营公司、京港地铁等单位联合开展了专项整治行动。截至目前,已出动执法力量4500人次,劝阻、制止乞讨卖艺行为432起。行政处罚的84起中,包括56起乞讨、7起卖艺、13起散发小广告、8起摆摊设点。乞丐最爱扎堆在10号线南段行乞,乞丐较多的其他区域还包括2号线全线、5号线和13号线。

    此外,乞丐也会错峰出行,一般选择上午10时以后和晚高峰结束后行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