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天化定增被否陷融资困局 推动传统金融业和互联网融合

17/06/18

  ◎每经记者 岳琦

  易主之后的赤天化(600227,收盘价7.37元)依然困难重重,寄望于定增融资减轻债务压力的计划亦最终“泡汤”。8月18日,赤天化公告称,公司定增方案未获证监会通过。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定增对象为赤天化集团及泽熙掌门人徐翔之母郑素贞,后者拟认购此次定增42.3%的股份。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近日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建议国家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推动传统金融业和互联网行业的融合,搭建合作平台,让互联网金融迸发出更多生机活力,提升全社会金融服务效率。同时,也需要加强互联网金融规范管理。

  改变银行业发展格局

  现在,随着定增被否,赤天化的徐翔概念股光环也黯淡下来。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在回复证监会的反馈意见时,赤天化曾披露称,由于自2014年初开始,各家银行因无贷款规模,对公司贷款到期只收不贷,导致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公司货币资金呈持续减少趋势,且每年利息支出近2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曾独家报道,赤天化的融资困局实际上早在其被圣济堂“借壳”之前就已经显露,赤天化集团彼时的整体负债高达78亿,到期债务负担沉重。对于定增被否后如何面对融资困局,记者多次联系赤天化方面,但未能获得回应。

  消息公布后股价跌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实际控制人由贵州国资委变更为圣济堂制药之后,赤天化便迅速筹划了此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2014年12月22日,赤天化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赤天化集团、郑素贞两名特定投资者,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郑素贞系私募大佬泽熙掌门人徐翔的母亲,本次认购后将跃升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赤天化此次拟用募集资金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以减轻公司财务利息支出,缓解公司面临的资金压力,满足未来业务发展需要。扣除发行费用后,17亿元拟用于偿还银行贷款,9亿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4年9月30日,赤天化银行长期借款规模达22.12亿元。

  在宣布引入郑素贞作为战略投资者后,带着徐翔概念股光环的赤天化股价一度进入上涨通道,连续收获9个涨停板。但随着定增被否,赤天化不仅失去了徐翔概念股的光环,还将面对融资困局。8月18日,公司股价以跌停报收。

  债务问题考验新东家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赤天化收到证监会出具的反馈意见通知书,涵盖八个重点问题和四个一般问题。

  据赤天化对反馈意见的回复,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呈持续减少趋势,且每年利息支出近2亿元,日常经营的流动资金紧张,给未来如期偿还长期贷款造成一定压力。截至2015年3月31日,公司银行授信累计34.07亿元,已使用33.31亿元。由于自2014年初开始,各家银行因无贷款规模,对公司贷款到期只收不贷,导致公司流动性紧张。

  与此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赤天化目前经营亏损,但长期贷款在1~2年将陆续到期,面临集中偿还压力。据其公告披露,截至2015年3月31日,赤天化长期银行贷款中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为6.6亿元。

  此外,证监会特别提及,当初贷款的目的是否都已达到?对此,赤天化称,约22亿的银行长期贷款主要用于公司子公司金赤化工煤化工项目建设,该项目已于2012年下半年正式投产,达到了项目贷款目的。

  中国证券报:2013年以来,“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以其收益高、期限灵活等特点吸引了一大批投资者,银行存款出现流失趋势,请谈一谈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服务的影响和冲击?

  闫冰竹:互联网金融为跨界竞争合作搭建多元化平台,创造了共生与竞合的业态环境,深刻改变了银行业发展格局。同时,银行业可以利用资本、客户资源、信用和风控能力等优势,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将已有优势与新兴技术更有效地结合,获得新的发展机遇。

  从目前来看,由于互联网金融所涉足的主要集中在传统金融机构当前开发并不深入的领域,与原有的传统金融业务形成互补态势,所以短期内互联网金融从市场规模角度,并不会对传统金融机构带来很大冲击,但是互联网金融的业务模式、创新思路以及其显现出来的高效率,对于传统金融机构还是带来了较大的理念冲击,也带动了传统金融机构进一步加速与互联网的融合。

  纳入反洗钱监管

  中国证券报:随着互联网金融在国内迅猛发展,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问题凸显,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闫冰竹:目前我国互联网金融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互联网金融监管主体缺失,现有金融监管体系尚无法完全覆盖,存在一定的监管缺位,相关业务无明确监管部门;二是互联网金融监管法律法规不健全,并且对于互联网融资平台,在资金监管、借贷双方信用管理、个人信息保护、业务范围等方面均无明确规定;三是互联网金融信用体系建设有待加强,比如第三方支付机构对用户和交易的审查不够严格,有可能为洗钱交易提供渠道。而且,互联网金融交易主体无法确认各方合法身份,会造成虚假金融产品销售,给消费者造成财产和精神损失。

  中国证券报:对互联网金融未来的监管和发展有何建议?

  闫冰竹:对于互联网金融的未来发展,建议国家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推动传统金融业和互联网行业的融合,搭建合作平台,让互联网金融迸发出更多生机活力,提升全社会金融服务效率。同时,也需要加强互联网金融规范管理。

  一是明确监管主体完善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体系。包括理顺各类互联网金融模式的业务范围,并在此基础上明确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主体、监管对象和监管范围等。

  二是从法律法规层面加大对互联网金融的立法力度,建议明确互联网金融交易主体的责权利、行业准入门槛、交易行为规范,修订和完善互联网金融的配套法律体系,补充制定有利于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行业法规等。

  不过,记者注意到,虽然金赤化工煤化工项目顺利建成,但正是其业绩的巨亏导致了赤天化的捉襟见肘。赤天化2014年年报显示,金赤化工全年经营亏损4.8亿元,而赤天化当年净利润为亏损5.75亿元。2015年第一季度,赤天化的亏损仍在继续,公司当期实现营业收入7亿元,但归属净利润亏损超9000万元。

  事实上,赤天化的经营困境和债务问题在圣济堂借壳之时就已经显露,而圣济堂则试图通过资本市场扭转这一局面。2014年6月,《每日经济新闻》曾独家报道赤天化集团存在巨额债务问题。而在记者获取的国企改革方案中,圣济堂当时曾承诺将在完成受让后,向赤天化集团注资,解决集团和上市公司赤天化的债务问题。

  三是加快信用体系建设,加强互联网金融监测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按照“特定非”的反洗钱监管要求,将互联网金融纳入反洗钱监管。

  四是加强互联网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完善相关立法,明确机构职责,强化信息披露,建立司法保护机制,切实保障消费者利益。

http://www.uywang.com/KQns/593297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