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财政部对人民币“大幅低估”一说改口 解读央行半年内三度降息背后玄机

17/05/24

  美国财政部19日公布了覆盖其主要贸易对象的《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报告》,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并未操纵货币汇率以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不再指责人民币汇率“大幅低估”。分析指出,此举表明美国在一定程度上赞许了中国当局汇改和相关防止人民币大幅贬值的行为。

  美国财政部自2012年5月以来就使用“显著低估”的字眼来形容人民币,但19日发布的报告认为人民币汇率“仍然低于合适的中期估值水平”。

  5月10日傍晚,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下调金融机构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均0.25个百分点。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稳增长促改革成为经济工作重心的背景下,央行在半年时间内三度出手降息的举动,引发了外界的广泛关注。那么,央行连续出手降息意欲为何?此次降息又将给中国经济带来何种影响?

  应对下行压力,支持实体经济

  报告称,由于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资本流动波动性加大,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人民币汇率的近期走势难以评估。

  美国财政部立场的转变发生在8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出台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的举措之后,该举措旨在让市场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中发挥更大作用。美国财政部表示,正仔细观察这项新汇率政策的执行情况,特别是中国是否允许人民币根据市场力量变化来升值和贬值。彭博社编制的美元现货指数显示,过去一年来美元升值12.2%,同一时间人民币兑美元则是贬值3.7%。

  美国财政部在半年度报告中还测算,今年1至8月中国的资本外流金额突破5000亿美元,仅8月份就高达2000亿美元。而2014年上半年中国的资本外流金额(排除对外直接投资不计)仅有260亿美元。美国财政部在报告中估计,中国央行仅在7至9月期间就付出2300亿美元,以支撑资本外流引发下行的人民币汇率。即使中国当局努力,但8月人民币汇率仍下降了2.6%。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央行为阻止人民币贬值过度,在境内和离岸两个市场实施干预,消耗了外汇储备。截至9月份,中国的外汇储备为3.514万亿美元,这是自2013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今年以来,中国外汇储备平均每个月下降365亿美元,4月份是唯一有所增长的月份。“相比外汇储备下降940亿美元的8月份(中国外汇储备有记录以来降幅最大的一个月),资本外流的节奏有所放缓。8月11日人民币贬值后,中国央行出售外汇储备中的一部分,以支撑人民币汇率。”报道指出。

  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还称,美国财政部语气的转变,表现出对中国汇改和央行后续行动“谨慎欢迎”的态度,尤其是中国央行在汇率新机制后对支撑人民币汇率的努力,显露出受到美方认可的信号。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国际上的专家已对中国央行的汇改举措表示欢迎,认为这有助于中国在未来几年迈向更为灵活的浮动汇率制度。今年早些时候,IMF发布评估报告,认为人民币在过去一年里实际有效汇率大幅升值,当前币值不再被低估。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杜大伟认为,IMF评估后得出“人民币币值不再被低估”的结论非常重要,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多边金融机构,IMF更可能就汇率议题作出客观评判。他说,中国人民银行已有很长时间不再干预外汇市场,这说明目前人民币汇率已处于“合适的水平”。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表示,即便中国对一些资本项目仍有管制,人民币汇率正接近均衡水平。

  美国《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力法案》规定,美国财政部每半年要向国会提交一次有关主要贸易伙伴的《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报告》,涉及中国、日本、韩国、欧元区、英国、巴西、加拿大等经济体,这些经济体约占美国对外贸易总量的四分之三。奥巴马政府在之前提交的报告中,均未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此次进一步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重点就是要继续发挥好基准利率的引导作用,进一步推动社会融资成本下行,支持实体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在宣布降息时强调。

  刚公布的4月份部分经济数据和一季度主要经济数据显示,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宏观调控面临严峻复杂的形势。4月份中国出口同比下降6.2%,外需仍然低迷;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4.6%,企业经营仍然困难。而一季度经济增速进一步回落至7.0%,虽仍处合理区间,但创六年来新低。

  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宏观调控政策,需要根据经济形势的变化不断预调微调。4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时提出,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加大定向调控力度,及时进行预调微调,高度重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

  “经济运行所面临的下行压力、物价总水平保持低位,都决定了通过名义利率适度下调以实现实体经济部门的实际融资成本稳中有降的客观需要,以此稳定实体经济运行预期。”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认为。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认为,此次降息的主要目的是稳定经济增长,把经济增速稳住,为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提供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

  降低融资成本,稳增长促改革

  央行决定从5月11日起下调存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并将存款利率浮动上限由基准利率的1.3倍调整为1.5倍。在经济持续下行压力大、资金成本高企背景下,直接降低名义利率有利于引导实际利率下降,为经济托底,配合利率市场化改革。

  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是当前困扰企业的难题之一。根据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3月份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56%,尽管同比回落0.62个百分点,但仍高于5.65%的工业企业利润率,这意味着企业主营业务利润不足以支付利息,正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负担,影响进一步扩大投资。

  发改委宏观院经济所副所长宋立表示,4月降准后扩大了资金供给,金融体系内的货币市场利率有所下降,在改变资金供求的基础上顺势降低金融机构向企业提供资金的价格,降低企业资金成本,有利于疏通资金传导渠道,稳定经济。他在沿海地区调研了解到,企业反映进出口压力大,外贸形势不容乐观。

  4月,出口下降10.9%,进口下降16.1%。前四个月,进出口总值下降7.3%,远低于全年增长6%的目标。

  降低资金成本稳增长同时,利率市场化改革加快。存款利率浮动上限,“甩开膀子,迈开步子”,由过去每次浮动上限增加0.1倍直接改为0.2倍。对于存款来说,一边降息,一边提高存款浮动上限,相当于进行“对冲”的动作。

  3月份央行降息并提高存款利率幅度上限后,金融机构存款平均利率总体下降,各期限各品种利率浮动区间有所扩大,但距离1.3倍上限仍有一定的空间。

  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表示,将存款利率上限直接从基准利率的1.3倍扩大到1.5倍,其主要考量是防止“诱导性上浮”。如果仅仅将上限扩大到1.4倍,一些自主定价能力有限的银行的存款定价可能被“诱导”到这个上限,对本来已经形成的融资成本下行的趋势产生不利的影响。

  当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充裕,市场利率趋于下行,为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提供了较好外部环境和时间窗口。由于目前存款利率“一浮到顶”的机构数量已明显减少,预计金融机构基本上不用用足这一上限,降息后存款利率可能会适度下行。

  随着利率市场化提速,真实的资金价格最终由供求关系来决定,央行更多会通过降准、公开市场操作以及MLF(中期借贷便利)、SLF(常设借贷便利)等创新工具向市场投放流动性,引导市场利率,名义利率调整则更多起到事后确认作用,释放信号。

  降息非“中国版QE”,也非“强刺激”

  算上此次降息,从去年年底以来,央行已3度降息,两度降准,外界对我国货币政策也因此产生了诸如“中国版QE(量化宽松)”的议论。但是,从当前我国货币政策的实际情况看,这些所谓“中国版QE”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通俗地说,QE指的是在利率已降至零甚至负,实体经济拿钱没有地方赚钱、常规利率杠杆无法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央行直接购买政府债券。换而言之,QE是建立在传统货币政策工具失灵、缺乏操作空间的基础之上的。

  “当前所谓‘中国版QE’的说法是建立在传统货币政策工具失灵、缺乏操作空间的基础上,与近期中国货币政策量、价工具组合综合运用具有较大余地不符。”陆磊明确表示。

  事实上,即便经过3次降息,我国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仍达5.1%,货币政策工具还有很大空间,完全不需要实施“中国版QE”。无论是降息还是降准,其实都属于货币政策根据形势变化而进行的正常的预调微调。同样的道理,最近半年来一连串的降息和降准,也不能将其看作是“强刺激”和“大放水”,关于此次降息是为了刺激股市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

  对于其他贸易伙伴,美国财政部的这份报告也有所“建议”,再度指出韩元遭低估,呼吁韩国当局应避免通过干预的方式压低汇价,并提高外汇操作的透明度。

  对于欧洲,美国财政部表示,欧元区低通胀、低增长以及对货币政策的高度依赖依旧令人担忧,呼吁德国等拥有经常账目顺差的国家出力刺激内需。

  以判断货币政策执行情况的关键指标广义货币供应量M2为例,3月末,我国M2余额同比增长11.6%,低于12%左右的全年预期目标。从M2看,货币政策不仅没有搞“强刺激”和“大放水”,未来货币政策相反依然还有相应的预调微调空间。

  “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根据流动性供需、物价和经济形势等条件的变化进行适度调整,综合运用价量工具保持中性适度的货币环境,把握好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平衡点。”关于下一步货币政策取向,央行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