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化趋势显现 货币政策将以宽松为主导

17/08/07

  8日,联合国贸发会议在厦门举办的第十八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期间,发布2015《世界投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和中国南南合作发展报告(投资卷)。《报告》显示,全球投资流动放缓的大趋势下,发展中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的地位正愈加凸显。与此同时,全球在实体经济领域的投资不足,虚拟化快速发展已经成为值得重视的现象。

  专家表示,在全球投资格局以及规则都在提速重构的背景下,中国应该以加速推进高标准BIT谈判等形式积极参与,提升全球投资规则制订的话语权。

  ■本报记者 傅苏颖

  随着英国脱欧公投结果的出炉,人民币汇率出现波动。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英国脱欧将对全球的货币政策产生影响,为了对冲资金流出的压力以及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可以预期无论是欧元区还是英国都将采取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全球金融市场的风险加剧,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将更加谨慎。同时,鉴于美元的避险需求大幅攀升,将会出现美元短缺的局面,也需要各国央行与美联储之间强化货币互换。

  乏力 全球投资增长缓慢

  《报告》显示,受全球经济增长脆弱,投资者面临不确定性增多及一些地区地缘政治风险加大的影响,全球FDI流入量继2013年小幅反弹之后,2014年显著下降16%,为1.23亿美元。

  具体而言,亚洲发展中国家经济体FDI流入量再创新高,非洲与上半年基本持平,拉美有所下降,流入转型经济体的FDI也大幅下降,其中,俄罗斯的FDI流入量下降近70%。

  “自全球经济危机以来,恢复增长路径一直是坎坷不平的。国际贸易和经济增长的情况不同,经济增长已经趋于恢复,国际贸易也在持续地增长,但是在国际投资领域一直波动,增幅不大。”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投资与企业司司长詹晓宁在《报告》发布会上表示,2014年全球外资流动的水平已经接近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全球投资下滑的态势令人担忧。

  展望今后几年,全球FDI流动前景谨慎乐观。《报告》预计2015年全球FDI流量上升11%,达1.4万亿美元。2016年及2017年,全球FDI有望达到1.5万亿美元和1.7万亿美元。

  多位参会企业家表示,全球制造业正面临三大趋势包括利润变薄、竞争加剧、人工成本变高。格力空调董事长董明珠也认为,制造业是一国经济的重中之重,实体经济是国家经济的主力军,在当前背景下,传统制造业遇到了一些困难,需要企业家们耐得住寂寞。

  东方电气董事长斯泽夫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制造业正面临市场需求的减少以及因此导致的竞争加剧,此外,全世界企业都已经进入利润变薄的时期,中国人工成本的增长可能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

  凸显 中国投引资增长全球瞩目

  《报告》显示,2014年,流入发达国家的FDI持续低迷,全年下降28%,为4990亿美元。而美国的排名也因美国威瑞森公司回购股份事件,使其排名从此前的第一位下滑至第三。而在此同时,流入发展中经济体的FDI达6810亿美元,上升2%,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发展中经济体占全球FDI流量的比例也达到55%。

  在此背景下,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外资流入国。数据显示,2014年,流入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达129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4%。

  同时,联合国贸发组织对全球主要跨国企业的调查显示,仍有28%的跨国企业将中国视为最具有吸引力的目的地,排名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与吸引外资相比,中国的对外投资增长更加引人注目。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对外投资大幅增长15%,达116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和中国香港,居全球第三位。

  在发展中国家的对外贸易中,中国也扮演着重要角色。詹晓宁介绍,近年来,亚洲地区由外国直接投资和国家贸易驱动的产业梯队转移与升级仍在不断演变,呈现出超越“雁阵”的模式特征。其中,中国成为区内最大经济体以及重要的贸易、投资国。中国对外投资不仅投向区内相对高收入国家,也大量投向低收入国家,已成为东南亚、中亚很多低收入国家的主要投资来源国。

  本世纪以来,中国对外投资飞速增长。上世纪90年代,中国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比例约为18:1,2004年上升至11:1,而到2014年时,这个数据已接近1:1。

  詹晓宁表示,如果将大陆在港企业的对外投资以及第三地融资再投资也包括进来,中国对外投资将超过吸引外资,已成为资本净输出国。

  与会专家表示,中国对外投资起步较晚,因此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其投资增长仍有较大潜力。数据显示,2014年底,中国对外投资存量仅相当于GDP的7%,远低于美国的36%,也低于东亚国家的21.4%的平均水平。

  而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稳步推进,中国对外投资在今后几年有望继续保持较高的增长,并逐步成为中国产业升级和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量。

  参与 国际投资新规则制订应有我

  联合国贸发会议报告同时指出,国际社会修订新一代国际投资规则的努力持续进行,2014年至少有50个国家和地区在重申或修订其国际投资协定范本。

  专家提醒,中国企业在“走出去”之前要特别关注各国最新版本的国际投资规则。中国贸促会贸易投资促进部部长林舜杰此前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不熟悉不了解投资所在地各种规则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最大挑战。

  据了解,目前国际投资规则共由3000多个投资协定组成。目前,许多国家通过制订新的投资协定范本或商签新的投资协定,试图制订新一代国际投资规则。

  而在目前近2900个双边投资保护协定(BIT)中,给予准入前国民待遇的国际投资协定总量仍然相对较少,占比仅为10%左右。据了解,采用准入前国民待遇的主要是欧美等国家为代表修订的高标准新一代BIT。目前,中美、中欧BIT谈判均采用准入前国民待遇作为谈判的基础和框架。

  各国央行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中国央行发表声明称,会密切关注英国脱欧公投的情况,且注意到金融市场对其结果反应,并已做好应对预案。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在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央银行政策研究期间表示,需要全球合作应对英国脱欧。

  此外,瑞士央行称已进行市场干预,以稳定瑞郎汇率。印度和韩国央行疑似抛售美元以稳定汇率,日本央行表示已准备好与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瑞士央行、加拿大央行等5家央行动用互换安排,尽一切可能提供流动性。

  “英国脱欧公投带来的冲击将使得本来就比较脆弱的金融市场变得更加动荡。就短期而言,略超预期的脱欧结果将使得全球风险偏好下降,商品、股票、新兴市场等风险类资产受压,美元黄金受追捧。之后随着全球维稳措施的出台,市场风险偏好水平有望修复到英国脱欧之前的水平。”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总体来说,英国脱欧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较为中性。长期来看,脱欧可能带来示范效应,引发欧元区其他国家效仿,对欧洲一体化进程带来不利影响。欧元区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如果一体化进程逆转,对欧元区经济伤害较大,也会对正在疲弱复苏的全球经济带来负面影响,这会给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带来压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中国的影响还是存在的。

  从人民币国际化来说,温彬表示,我国一直坚持多个海外中心的原则,在欧洲,包括伦敦、法兰克福、巴黎、卢森堡总共四个中心,随着伦敦地位的下降,我国的很多交易都会转移到欧洲大陆。我国的整个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是建立在“一带一路”坚实的基础上,随着我国“一带一路”向西的延伸,特别是在中东欧国家的经贸投资的扩大,很多与人民币贸易、投资相关的计价结算以及金融产品会更多的向法兰克福、卢森堡延伸,也会对人民币国际化过程形成支撑。

  詹晓宁对此点评称,目前进展较快的中美BIT如果能够谈成,对国际投资规则的制订将产生重要影响,标志着中国参与国际投资规则进入新起点,中国正在从全球投资规则的接受者逐渐转变为制订者和主导者,话语权也应该进一步增强。

  对外经贸大学FDI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新一代BIT是在经济全球化进一步深入发展的新形势下出现的,除了倡导投资保护和促进以外,还增加了产业开放与自由化的内容,因此对于推动国际投资在更多行业的发展具有积极意义。对中国而言,新一代BIT所包含的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列表清单、竞争中立政策等原则比较新颖,这些原则的落实和推行不仅涉及外资管理模式的改革和产业领域的扩大开放,更涉及宏观经济管理体制、开放型经济体系、产业政策、所有制结构和国有企业改革等深层次问题。

  另外,温彬表示,过去中国一些企业“走出去”过程中,很多是通过英国进入欧元区整个市场,英国脱欧后,中国下一步,更多的是通过“一带一路”在中东欧、西欧的主要经济体通过经贸关系往来进一步保持对欧元区经济的联系,从经贸关系角度来说,英国脱欧以后,可能对中国的经贸关系的依赖性进一步上升,有利于扩大中英经贸关系的合作,同时,中国和欧元区内部的经贸关系也会更加紧密。

  李慧勇表示,欧盟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英国脱欧将使得本来就比较疲弱的欧洲经济更加疲弱,使得中国外贸环境和经济增长环境更加不利。此前我国的货币政策更多采用常规手段对流动性进行管理,保留了降准降息的权利。英国脱欧带来的冲击将使得降准的概率大大增加。如果需要,也不排除降息的可能。当然英国脱欧并非对中国经济完全不利。为了避免危机恶化,世界需要中国发挥更大的稳定经济的作用,中国也可以在稳定世界经济以及重建国际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中美政策协调的蜜月期可能会更长。此前中欧双边自由贸易谈判因为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利益的分歧而进展缓慢,英国脱欧之后不排除与中国建立自贸区的可能。

本文由贵阳割包皮http://www.ahbljt.com/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