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展出二战活体解剖美军飞行员历史记载 纪念海子无需变成文青节日

17/09/30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日本九州大学医学历史馆近日展示了二战期间,活体解剖八名美军飞行员的历史记载。在当时的试验中,多名教授向被俘飞行员体内注射稀释海水、切除肺叶,以观察他们的存活时间,最终八人全部死亡。

  活体解剖战俘进行人体试验,这种残忍的非人行为,与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等等,一起构成了日本近代史上的污点。对于这些污点,日本一些人总想通过否认、歪曲历史来绕过去。在这样残暴的历史罪行面前,日本、美国各地民众纷纷表示吃惊、恐怖,而日美官方,却态度暧昧。

  周南焱

  昨天打开微信、微博,又看到一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陡然想起,又到了海子的忌日。近些年来,尤其是近两三年,3月26日俨然成了一批文青的节日,他们都在纪念海子,积极转发海子流行的诗句,写一些矫情的怀念文字,甚至不乏有人组团去海子老家参观,或组团前往山海关海子卧轨处拍照留念。对此,有不满者讥讽海子、顾城、张国荣已成为新文艺“三大俗”,被粉丝们的怀念文字熏得透不过气来。

  人民日报驻日本记者刘军国介绍说,日本九州大学医学历史馆,以校史的形势,展出了当时活体解剖战俘实验的历史。

  刘军国:九州大学医学部历史馆4日在九州大学开馆,九州大学医学部1903年作为京都帝国大学福冈医科大学开设,共有一万多名毕业生,这座两层的历史馆,由九州大学医学部同窗会捐款建成。历史馆里陈列着包括大正、昭和初期的病历、医疗器械等六十三件展品。医学历史馆里二战时期活体解剖八名被俘美军士兵的时间,有两块展板,以及九州大学五十周年史记载。

  展出公开之后,作为事件当事方的美国显现出了民间和官方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官方表示对此毫不知情,而普通美国民众,则是毫无疑问,认为这样的暴行接近恐怖主义行径。

  美国民众: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恐怖行为,不应该把美国飞行员用于这种目的。

  至于日本国内民众对这个展览有什么反响,人民日报驻日本记者刘军国介绍:

  刘军国:每日新闻五日称,约有包括校友在内的三百多人出席了历史馆开馆典礼。九州大学校长久保先春表示,历史馆本着温故知新的精神建立,希望成为一个有益的设施。其实由于日本战后教育存在问题,现在日本人对当年日军的残暴行径知之甚少,有日本网友对这次展出的活体解剖事件表示吃惊,甚至发出了这是疯狂科学家的感叹,也有网友表示,这比恐怖组织的行径还要可怕。

  其实对于九州大学来说,是否要展出这样的自身历史污点,也曾经引起过内部的争论,不过最终,直面历史的勇气,占据了上风。九州大学医学部部长住本英树的话,就很好的反映了日本民间那些正视历史的善良民众的观点:

  住本英树:必须严肃对待历史,认真反省过去,才会有未来。

  虽然民间有许多这样正直客观的声音,但是日本政府对过去的历史,却始终不能客观面对,最近的教科书审定修改和外交蓝皮书的事件,一再说明了日本政府的右翼倾向。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杨希雨表示:

  杨希雨:政府对于这个事件,包括其他一些历史事件的态度,涉及日本政府对整个那场侵略战争的态度。说到底,日本的政府到现在,特别是安倍政府,根本就不承认他们侵略过别的国家。拿安倍的讲话来说,他把它叫做进入,甚至讲侵略的定义不明,根本就不承认自己侵略过别的国家。即便最近刚出炉的外交蓝皮书,正式写入了对那场战争的反省,也没有说那是侵略别的国家的战争。所以当他对历史总的判断,站在一个错误立场的时候,当然对这种侵略战争当中发生的一个个罪行和暴行,也就会是一个暧昧的态度。

  称海子、顾城、张国荣为文艺“三大俗”,当然有失偏颇,但也并非毫无道理。这三人都是天赋英才,都是非正常死亡、英年早逝,每每令人扼腕叹息。文青粉丝们纪念他们,当然没有什么不对,他们也确实值得纪念。但在粉丝们的过于抬举之下,三人早已脱凡入圣,荣登神坛之位,遮蔽了他们本来的面目。粉丝们说着他们的名字时,情不自禁热泪盈眶,但更多是自恋式的感动,已经脱离了他们真实的人生与作品。

  就海子来说,生前默默无闻,身边朋友无几,死后却备享哀荣。海子的诗集大概是国内近二十年来最畅销的个人诗集,只有今年暴得大名的女诗人余秀华堪可比拟。从26年前卧轨自尽后,海子自杀的行为被过度放大,被尊为“诗歌烈士”“诗歌英雄”,被抬上了神坛。海子的诗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更是成了房地产商用滥的广告语。外界赋予的一层层意义,已经让海子变成了一个为精神献身的文化符号,变成最伟大的诗人形象之一,而有关作品的真实评价却高高挂起。

  客观地讲,海子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典型的理想浪漫化诗人,是那个年代的产物,有着那个年代青年的优点和不足。他选择卧轨自尽,既有个人精神上的原因,也有生活中具体的原因,并不宜被拔高为宗教化的崇高仪式。写作就像一个黑洞,容易让一个人越陷越深,而海子那种充满年轻激情的写作,根本难以为继,最后连自己也搭进去。而他生活中的孤独和不被认可,多少也让他深受伤害。当然,这也只是外人的推测。但把一个人的悲剧,过度美化乃至神化,满足的只是粉丝们的心理需求,他们膜拜的只是符号化的海子、顾城或张国荣。

  杨希雨认为,在日本政府的右翼化措施影响下,日本普通民众,尤其是青年一代,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对日本自身利益,乃至对全世界的和平,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杨希雨:由于日本右翼化的教科书的修改,一代一代这种教科书扭曲的历史观的教育,确实也造成了日本相当一部分民众,与亚洲周边邻国民众对于那段侵略历史认识上的差距,形成非常鲜明的反差。所以即便在日本国内,我相信,有良知的民众,有历史了解的民众,他们对日本军队的暴行,有客观的认识,但是也有一些人,特别是右翼青年,他们认为美军轰炸日本那才叫大屠杀,日军的南京大屠杀,他们反倒不认为是大屠杀。所以由于日本右翼一代一代的误导,所以我觉得日本民众对那段历史的认知,也存在着很大的分歧和分化。(记者王宇)

  海子的诗作单纯、热情,容易吸引年轻人,但如今重新打量,确实存在不少毛病。他最流行的作品主要是短诗,几部长诗大约感兴趣者寥寥。海子的诗有很浓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气质,抒情、高蹈、浪漫化,甚至充满着自我浮夸。他作品的缺陷也在于此,比如他雄心勃勃地号称要写一部世界史诗,重构四大文明,基本上就属于痴人自话,实则空洞无物。

  海子作品的不足之处,其实已经有人指出来了,但文青粉丝们会选择视而不见,继续神化他们的偶像。海子是一个杰出的诗人,但当他的形象被过度放大,已经遮蔽了更多同时代和后来的优秀诗人,这不仅显得不公,而且不符合事实。还是让海子回归本位吧,相信他并不需要一年一度浮夸煽情式的赞美。

内容搜集整理于百家乐游戏http://www.tomcru.com/,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