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初到伦敦设计戏装 给文物做CT

17/10/11

毕加索设计的戏服

修补丝织品。

  深圳特区报英国特约撰稿人 崔莹 文/图

  一直到11月4日,《毕加索和英国现代艺术》展在苏格兰国家现代艺术画廊举办。展览将毕加索的代表作品和众多模仿他的英国艺术家们的作品放在一起展示,并做了详尽的比较分析。揭英国艺术家们的“丑”,这是不是有点残酷,让英国人自己都觉得很郁闷呢?

  A

  初到伦敦

  设计戏装

  毕加索是怎么到的英国?他的共产主义信仰,如何影响了英国人的盎格鲁-撒克逊态度?谁看到过他的作品,反应如何?以时间为线,《毕加索和英国现代艺术》展将毕加索的画作如何被英国公众所知,如何进入英国收藏界,在英国的展出情况娓娓道来。

  英国人第一次听说毕加索,是在1910年11月,英国艺术评论家罗杰·弗莱(Roger Fry)在伦敦格拉夫顿画廊举办的《马奈和后印象主义画家》的画展上。当时,英国媒体对毕加索的作品嗤之以鼻,总体评价是“陈腐、色情和病毒”。英国作家,评论家G.K。切斯特顿(Chesterton)以戏谑的口吻评价毕加索的作品,“毕加索先生很不幸,把墨水撒在了画纸上,不得不用自己的靴子把墨水擦干。” 1913年,毕加索的两幅画作首次出现在苏格兰的展馆里,展出档案记载,当时的标价分别为200英镑和140英镑。

  此时,毕加索的作品正在德国、法国、美国变得炙手可热,而在英国,只有布卢姆斯伯里(Bloomsbury)文化圈成员和福尔赛( Forsyte)的家庭成员对毕加索的画感兴趣。可是,布卢姆斯伯里文化圈成员对毕加索的关注,并没有给毕加索带来好运,反而适得其反。1919年7月,毕加索第一次来到英国,在伦敦,为俄国人谢尔盖·狄亚基列夫(Sergei Diaghilev)的芭蕾舞剧 《三角帽》(The Three-Cornered Hat)设计舞台场景和戏装,工作之余,毕加索的所有时间都和布卢姆斯伯里文化圈的成员泡在一起,以至于其他的英国艺术家根本没有机会和毕加索接触和交流,他们愤愤地表示,“毕加索来英国,并未给英国的艺术家带来任何改变。”

  展出的毕加索设计的戏装、舞台场景、垂帘,仿佛在向参观者介绍另外一个毕加索:戏装细腻,活泼,多彩,又结合了民间传统服饰的特点。其中一幅是毕加索设计的中国魔术师的造型,魔术师身穿红色宽袍大袖,拖着长辫,腰际间装饰着中国古代云纹图样。

  B  

  曾被英国人视为颓废艺术

  展出资料表明,直到20世纪30年代,英国的收藏家休·威洛(Hugh Willoughby)爵士、道格拉斯·库柏(Douglas Cooper)才开始陆续购进毕加索的画作,不知道可喜还是可悲,他们没有遇到任何竞争对手。除私人收藏家外,1933年,泰特美术馆第一次买进毕加索的作品,是毕加索1901年的油画作品《花》。从买这幅画,可以推测出当时泰特美术馆的口味——毕加索已经是在全世界享有盛名的激进艺术家,而泰特美术馆只购进这幅风格传统的作品,似乎在表明,当时的英国艺术圈高傲保守,喜欢传统内敛的作品,拒绝激进,如同英国人的性情。

  即使注意到毕加索的作品的英国艺术评论家罗杰·弗莱也并不怎么懂毕加索的画。 同时期的英国画家瓦尼萨·贝尔(Vanessa Bell)评价毕加索:“我觉得他很有魅力,他的作品很简单,很纯粹。”显然,此时,在英国,连毕加索的崇拜者也无法看出他的作品的复杂性,那又怎么能指望连他的画作都很少见到的英国大众喜欢他呢?

  英国历史学家、立体主义研究权威约翰·戈尔丁(John Golding)评价,“立体主义是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艺术史上的最重要的革命。” 然而,令人感伤的是,直到1949年,英国泰特美术馆才买进毕加索的第一幅立体主义作品。不过,也正是在同一年,英国BBC电台公开发表对毕加索的作品的不利的评价。那是英国皇家艺术院前院长艾尔弗雷德·芒宁斯(Alfred Munnings)爵士的离职演讲,成百万的英国听众收听了这一节目。演讲中,艾尔弗雷德·芒宁斯攻击现代主义,称塞尚(Cézanne)、马蒂斯(Matisse) 和毕加索的艺术是颓废的艺术。认为他们“把人的眼睛画在了鼻子的位置”。艾尔弗雷德·芒宁斯还试图从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那里得到支持,他说,有一次,温斯顿·丘吉尔对他说,“艾尔弗雷德,如果我们在大街上碰到毕加索,你会和我一起踢他吗?踢什么地方?”艾尔弗雷德回答,“是的,我会!”

  大概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正因为这样的氛围,导致了同一时期,英国视觉艺术的停滞不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960年,当泰特美术馆最终将毕加索视为艺术界的传奇人物,举办对他的回顾展时,在两个月时间里,展览吸引了46万名参观者。

  C

  给英国艺术家带来灵感

  不过,谁也不能泯灭毕加索对英国现代艺术的影响。和毕加索的创作交织,展览对照分析的英国艺术家包括邓肯·格蓝特(Duncan Grant),温德姆·路易斯(Wyndham Lewis),罗兰特·潘罗斯(Roland Penrose),本·尼科尔森(Ben Nicholson),亨利·摩尔( Henry Moore),弗朗西斯·培根 (Francis Bacon)等10位英国艺术家。这些艺术家有的认识毕加索,大多数是在看过毕加索的作品后,在自己的作品中做出回应。但是,所有的艺术家并未盲目地模仿毕加索,而只是汲取其创作中的部分元素,融入进自己的创作,继续发挥自己的特色。

  展览中同时展示了毕加索1921年的油画作品《源泉》(The Source)和亨利·摩尔1936年的雕塑作品《斜倚的人形》(The Reclintg Figure),很显然,如果没有前者,后者出现的可能性也不会大。弗朗西斯·培根和毕加索的相似性一目了然,弗朗西斯·培根画的怪兽l捰兴闹⑶膳で笞煺趴砬檎窦吮霞铀髯髌贰陡穸峥ā分谐ぷ湃谎劬Γ父鋈榉康墓秩恕A秸咴诖醋魃系那鹗牵ダ饰魉埂づ喔贸橄罄幢泶锟植篮臀笔危霞铀鞯淖髌反游从卫胪枷癖旧硭硐值闹魈狻1尽つ峥贫芄淮颖霞铀鞯淖髌分谢竦米约核枰脑兀缓笄擅畹匕颜庑┰丶橙∽伤约禾赜械姆绺瘛?/p>

  比如,看几分钟毕加索1924年的作品《吉他,果盘和葡萄》,你会发现图像会莫名其妙地发生变化:吉他上的孔变成眼睛,吉他的把柄变成尾巴,吉他的方格图像变成了鱼鳞,此时,吉他变成平放在案板上的鱼,而桌子的另一头,仿佛有人正坐在那里吃饭。用同样的技巧,本·尼科尔森在他的作品《穿靴子的猫》(Au Chat Botté)中,呈现的是一家卖玻璃的小店,望过去,是小店的玻璃窗,还是街道?真假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 展品中还包括画家温德姆·路易斯的作品《工作室》(workshop),那些粉色、芥末色的几何图形,仿佛要融化进窗户、梯子和架子里。 如果这也和毕加索有关的话,那只能是未来主义——不讲究图像语言,而是呈现现代生活的节奏。

  展出的每位艺术家的作品中都包含有不同的毕加索:邓肯·格蓝特和本·尼科尔森从毕加索那里汲取的是立体主义风格,亨利·摩尔从毕加索那里汲取的是新古典主义风格, 弗朗西斯·培根从毕加索那里汲取的是超现实主义风格。这样的展览不免有些残酷,仿佛在揭示,英国艺术家们在如何抄袭毕加索?换一个角度想,正是因为毕加索,给沉闷的英国现代艺术带来启示和变革,给英国的艺术家们带来无限的创作灵感和尝试。

  D

  英国境内画作被下“出口禁令”

  对毕加索的爱慕者而言,《毕加索和英国现代艺术展》同样会令他们大饱眼福。展出的毕加索的代表作囊括了他艺术生涯中每个阶段的重要作品及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展览中的精彩画作包括《玛丽-泰雷兹沃尔特》(Marie-Therese Walter),《三个舞者》(The Three Dancers),《哭泣的女人》(Weeping Woman),《穿睡裙的女孩》(Girl in a Chemise),和目前媒体热议的标志着毕加索进入了他艺术创作阶段的所谓“蓝色时期”的代表作《手捧鸽子的孩子》(Child with a Dove)。

  《玛丽-泰雷兹沃尔特》是本次展览海报选用的宣传图像。画中的女子安静,甜美,微微仰着脸,仿佛沐浴在月光里,这个女子正是毕加索的情人玛丽-泰雷兹沃尔特,在毕加索的作品中,她阳光,青春。偶尔,会被毕加索变形成吉他藏匿在他的画作里,以表现对情人的爱意和深情。

9月24日,海宁长安镇居民参观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馆。  海宁日报记者 王超英 摄

武义延福寺大殿。

浙大教授在文保技术研究试验基地。

  浙大紫金港。秋日的上午,阳光清朗。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的李志荣教授又来这里转转,看看安放在这里的“宝贝”。这是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正在建设的博物馆工地东边的一个院落,一年半前,挂出了“浙江省科技考古与文物保护技术研究试验基地”的牌子。李老师指着几个巨大的木箱子告诉记者:“这个是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直接从良渚遗址考古现场提取过来的;这是杭州市考古所从小横山遗址提取的……这里面,沉睡着几千年前古人留下的史前痕迹,等待我们一层层剥离,让它们苏醒……”

  给文物做“医生”

  从一个计算机教授到开口必谈文物的文保达人,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鲁东明大概用了10年时间。1997年,他开始接触浙大与敦煌研究院合作的敦煌数字化保护项目。“那时候的数字化技术和今天是不能比的,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有一个很朴素的愿望,文物终究会消失,怎么尽可能地用科学技术的方法把它保存下来?”

  刁常宇是鲁老师团队中的一员,10年间,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去过多少次敦煌。当年,他是一个标准的技术控,到敦煌去是工作,关注的只是手中的设备;现在去,他会留恋,工作结束了,他还会停留,仔细地看着斑驳的墙壁上,歌舞的古人们。“现在,喜欢看了,不能说懂,但知道我们要解决什么问题了”。而且为了解决问题而改进的设备,现在已经是第四代了。用这套设备,加上专门研制的纠偏算法,在“浙江省科技考古与文物保护技术研究试验基地”诞生了第一个“奇迹”——敦煌223号洞窟,完全一样的尺寸、一样的画作、一样的色彩、一样的斑驳,甚至完全一样的细小的起伏和泥底上剥露出的细麻和麦秸,不一样的是,这个洞窟,不会再剥落,它可以让人们亲近它,仔仔细细地看它,不用再害怕光照和氧化变色。它是健康的。

  鲁老师说,文物对于人类的价值,是无须多言的。但一些文物,由于年代久远,已迈进暮年成为“病人”,科学技术的作用,在文保这一行,就是起了医生的作用。但是很麻烦的是,这个病人自己不会说话。因此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需要认识、分析、研究,或是寻求熟悉它们的合作者,才能知道需要治的是什么病,甚至是要研制什么药。

  中国丝绸博物馆建馆时间不长,却是中国最大的丝织品博物馆,也是浙江省唯一的“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基地副主任周e晌绞俏砍瘛安∪恕贝缘某彰哉摺K榈爻谱约菏且桓觥胺搿保恳恢治奈锉;ぶ卸济媪俨灰谎目翁猓ニ邓砍瘢戏降厍鐾恋乃砍裼氡狈降厍鐾恋牟灰谎适仪薰帐跗匪砍竦谋;び氤鐾了砍竦谋;び植灰谎V泄撬砍竦姆⒃吹兀泄诒;し矫嬗龅降奈侍饩褪鞘澜缧缘奈侍狻K饺绽镉氪笱Ы淌诿谴蚪坏篮芏啵つ晖笱苁侵躤ぷ鞯囊徊糠帧>J桥龅搅宋侍猓屠酶髦肿试囱罢液献鳌W钣行У姆椒ǎ褪窍日业较嗨屏煊虻难芯空撸缓笠浦惨丫境墒斓募际酰故视眯匝芯浚庋浅8鲂曰摹敖坏馈保诠サ募改曛校鹆撕艽笞饔谩?/p>

  给文物做“CT”

  浙江大学地球科学系的田钢教授,则是反向寻找“翻译”的人。田老师从事了20多年地质研究,最熟悉的就是用来寻找石油等深部矿物的地质探测技术。田老师主动向文物部门的专家们“推销”地球物探技术:这项技术在欧洲应用很广,是一种无损地下文物的探测方式,相当于给大地做“CT”,可以替代“洛阳铲”。而现实远非期望的那样,当田老师和研究生们第一次从良渚发掘现场带回探针发回的数据,它简直就像天书一样难懂。不仅离考古队期盼的“确诊”有相当的距离,就是田老师自己,也觉得同是地下探测,其中奥秘,真是大有不同。

  浙大的计算机考古团队,也尝试了一次运用信息技术考古发掘5000年前的一艘独木舟。这是一条全长7米有余的独木舟,是目前国内考古发掘的最长也是最完整的史前独木舟,证实了古代文献中记载的“刳木为舟,剡木为楫”的描述。但浸埋在江南湿土中数千年,古船早已筋骨松垮,用浙江省博物馆郑幼明研究员的话说,就是“糟朽得很严重”。浙大计算机学院董亚波老师的学科专长是物联网与传感器,作为联合工作小组的一员,他目睹了古船“步步惊心”的挖掘与移动过程。“如果能让传感器来记录船体各个部分的位移,万一船体在翻转过程中发生变形,它就可以及时‘报警’。”工作小组采纳了董亚波的建议,他安装的分布式光纤传感器记录了古船两次翻转的平稳过程。“但那次,我只是做了一次技术的‘搬运’,我们用的是现成的隧道等公里级的建筑体上使用的传感器,”董亚波说,真正面对文物,就有了新的认识。“船体只有几米长,量程不一样,误差就会大。这就需要我们为文物‘量身’研制精度适宜的传感器装备。文物千差万别,大有我们需要研究的地方。”

  当科学遇上历史,从科学的自信到对文化遗产的敬畏之心,大多数科学家在参与文化遗产保护的工作中,都经历了这样的心路历程。浙江省文物局局长陈瑶说,文物是文化传承中非常重要的载体。首先要“传”,其后才能“承”。大学与文保部门的合作,要解决的,就是“传”和“承”的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我们用创新的思维和方法、手段去解决。

  给文物找“好药”

  浙江大学张秉坚教授原本是个地地道道的理工男,很少关心化学之外的事。但自从加入了新联盟,他的身份从化学系教授,变成了化学系和文博系的双聘教授。他的办公室里,两个并排三层的大书架,一个放满了《电化学与腐蚀科学》之类的化学专业书,而另一个则都是《中国大百科全书文物卷》、《视觉地图》一类的历史人文书。

  “比如,文物的修复,并不是越坚固耐用的材料越好。它很可能形成伤害,比如水泥就是文物修复的大敌。如果用错了,那受损的文物就是我们的耻辱碑。很多文物为什么不去修复?因为至今没有找到安全、可靠的材料和方法。”张秉坚说,他理解的“好药”,应该是用得上去,又拿得下来,而且不会伤害文物本体。因此,“救治”的关键一步,就是“了解病人”。

  浙大文物保护材料实验室里,张老师与课题组师生们研发了一系列化学分析方法和免疫分析方法,专门用来分析古代文物材质中微量的有机物。在对我国多处石质文物样品分析的基础上,他们以《糯米灰浆为代表的传统灰浆——中国古代的重大发明之一》为题,在《中国科学》发表文章,提出将糯米灰浆作为今天古建筑修复的材料使用。化学领域的国际知名期刊《Accounts of Chemical Research(化学研究综述)》特邀张秉坚老师撰写了综述文章。

  一次在浙江海宁县长安镇古大运河上南宋船闸的考古行动中,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大量十分坚固的黏结条石的白色灰浆,样品送到了张秉坚老师的实验室,检测结果显示,这些黏结材料正是糯米灰浆。

  给文物留“案例”

  基地的院子里,有一大片绿草地。从地面上看,就是一片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草地,但地底下,人工埋入了不同的“文物”,这一块,是物探课题组用来积累数据的。田老师说,把物探的技术用在考古上,我们必须先要积累大量的数据,才可能在运用中得到有价值的判断。眼下,田钢教授担任首席科学家,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多家文保单位共同参与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专项《大遗址考古调查中遥感与物探技术研究及应用——以南方潮湿地区为例》正在进行中,田钢说,案例研究偏少,数据和经验积累较少是当前一个很大的挑战,地球物理与考古人员还要进一步融合。

  还有一个被冠名为“文物急诊室”的实验室,新落成的“天眼”装置,8米直径、108盏LED照明灯、40个摄像头,外加一个无氧屋,它的功能是全程精确数字化记录考古发现的过程,并实现出土文物无氧存放。李志荣老师经历过很多这样的现场——出土的文物一旦暴露在空气中便迅速碳化,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现在,这里即将打开的,是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从桐庐中国最古老的玉石加工厂遗址现场提取过来的土方,巨大的木箱,等待着专家们做好“探宝”前的准备。

  毕加索著名的画作《哭泣的女人》中的女子是他的另一位情人,法国摄影师朵拉·马尔(Dora Maar),在他的画作中,朵拉总是哭哭啼啼,阴郁,充满了苦痛。《三个舞者》除了展现生命的活力,隐匿的是毕加索对妻子的疏离,和情人的欢愉。爱、性、死亡都在欢快的舞蹈中展现出来。《穿睡裙的女孩》,充满性的诱惑,脆弱,甚至病态,女孩脸上的粉紫色预示着她临死神不远了。那幅《手捧鸽子的孩子》是毕加索19岁时的作品,归威尔士阿勃尔康威家族所有,自1970年以来,该画一直在英国向公众展出。 在8月份的拍卖会上,一名“外国人”出价约5000万英镑,打算买下这幅画,但是,为了能将这幅名画保存在英国境内,英国政府下了“出口禁令”,至少到今年年底前,阻止此画流向海外。如果英国的文化机构有筹集到5000万英镑的可能性,禁令将延续到明年6月。

  对于埋藏了历史的“土”,学化工出身的周e巧钌畹爻彰杂诠湃说闹腔邸K恢痹谄诖安┪锕荨庇搿按笱А钡暮献饔懈咏艹龅谋硐帧!拔颐窍衷谀芸吹降某鐾了砍瘢钤缡?600多年前的,在此之前,肯定还会有更古老的纺织品。但它不像陶器,容易遗存下来。但我一直觉得,不管我们是否能看见,它都应该在那里,只是我们当前还没有办法识别它。”周e男脑福且选拔扌巍钡乃空页隼矗庋蛐怼澳芪砍衿鹪吹难芯刻峁┬碌目蒲еぞ荨!?特约撰稿 单泠 周炜

内容搜集整理于澳门百家乐网址http://pho3.com,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