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档会所藏"寺庙"内 是百姓之盼

17/06/17

高档会所藏“寺庙”内涉事

一处被用作餐厅的古建筑内,摆放着一张“龙椅”。新华社发

  法制晚报—— 影视剧购销、大型节目演出,有些单位设备采购多是单一来源,有些不进行招投标程序……面对新闻出版广播影视领域的腐败问题,中纪委委员、中纪委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纪检组组长李秋芳近日点出影视业等领域的“潜规则”,表示今年将在此基础上深入调查,并同时制定约束机制,这一表态引起了各方关注。

  近年来,影视业内的贪腐案件时有曝出。2月4日,安徽省检察院决定以受贿罪逮捕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张苏洲,至此安徽广播电视台已有5名中高层干部涉贪腐落马。据了解,他们的贪腐行为涉及电视剧采购、广告投放、工程建设、服装采购、旅游业务承办等领域。

  2014年11月1日,住建部等十部委出台了《关于严禁在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中设立私人会所的暂行规定》并已开始施行。但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该项规定出台后,位于北京市中心故宫附近的嵩祝寺及智珠寺,作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仍然内设豪华餐饮、住宿服务,部分区域甚至成为只对少部分人开放,可以烧香、“坐龙椅”的私人化高档消费场所。

  而早在2013年,相关媒体专门就此进行了两次报道,但依然没能推动主管部门将这个“公开的秘密会所”关停。

  据新华社

  □探访

  会所内摆“龙椅”搭戏台

  墙高、巷深、大门紧闭。位于北京市中心故宫对面不远处的嵩祝寺及智珠寺,对于周边居民和各地来京的游客来说非常神秘。

  这里原本并排坐落三座寺庙,现存的嵩祝寺及智珠寺,虽然都已不是宗教活动场所,但都是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记者调查发现,普通百姓平日难以进入的文物保护单位内暗藏玄机。

  “我们这里是私人会所,不对外开放。”近日,当记者想以参观文物保护单位的名义进入智珠寺西北部的院子时,受到保安阻拦。

  几经辗转,记者联系到了坐落其中的一家名为“嵩祝名院”餐厅的工作人员,并被告知要预约才能前来就餐。

  在餐厅工作人员的允许和带领下,记者进入智珠寺西北部的院内,看到多间古建筑内都设有大型餐桌。其中一间面积近百平方米、装修奢华的大殿内,不仅摆放有一张硕大的圆桌,还搭建了“龙椅”、屏风、戏台。工作人员介绍称,“龙椅”和屏风是按照故宫内的样式和比例仿造的,来就餐还可以坐上去照相,而戏台则是“唱戏用的”。“有些前来就餐的‘领导’喜欢听戏。”工作人员解释说。

  高档客房每晚最低2000元

  据了解,在这里晚餐的费用最低为人均800元。如果提高标准,可达人均一两千元。记者在餐厅旁边的房间内还看到多尊大型佛像,以及写有“功德箱”字样的木箱。据工作人员称,前来就餐的人还可以在寺内烧香拜佛捐“功德”。

  而在智珠寺西南角的院内,是一家经营高档西餐的餐厅,经营企业还将古建筑外租进行商业活动,并开设了多间高档客房,房价最低也要每晚2000元。记者在一间大殿内看到,一家企业正欲在此举行商业活动,在准备过程中布置了大量设备,一些甚至搭建在古建筑上。

  在嵩祝寺及智珠寺周边,是北京老城区的平房区,据周边居民反映,寺内经常有豪车出入,但是老百姓却难以踏入院内一步。智珠寺旁一家杂货店经营者对记者说,街坊邻居都说这里是私人会所,自己从来没有机会进去看看。多位居民抱怨,里面的活动有时候搞到很晚,声音很大,非常扰民。

  □调查

  面对检查否认对外经营

  十部委出台的暂行规定对“私人会所”作出了明确定义:“指改变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属性设立的高档餐饮、休闲、健身、美容、娱乐、住宿、接待等场所,包括实行会员制的场所、只对少数人开放的场所、违规出租经营的场所。”

  据了解,嵩祝寺及智珠寺目前属于北京市佛教协会管理的宗教房产,针对它们“演变”为私人化高档消费场所的情况,记者向相关部门进行了举报,并跟随北京市佛协和北京市宗教事务局相关人员对嵩祝寺及智珠寺进行了检查。

  然而,就在检查过程中,记者看到,尽管前一天晚上的大量剩饭与高档餐具还没来得及收拾,但之前接待记者的“嵩祝名院”工作人员却对前去检查的人员说:“我们不开门是因为这里是公司办公场所,这些饭都是我们公司自己人吃的,我们没有对外经营。”

  历史建筑被“保护性使用”

  这家矢口否认进行私人化高档餐饮经营的“嵩祝名院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到底是怎样的一家企业?记者通过工商登记信息查询发现,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目前注册资本仅有100万元,股东是两位自然人,注册地点为北京市东城区嵩祝院北巷4号,经营范围包括制售中餐;销售酒、饮料;组织文化艺术交流;健身服务;销售工艺品。

  记者了解到,2007年,为解决历史建筑保护与修缮问题,北京市佛教协会与此前占用该处房产的企业,参照“谁修缮,谁受益”的文保政策,与部分企业签订租赁协议,转让两寺经营使用权进行“保护性使用”。

  然而,在“保护性使用”背后,嵩祝名院文化有限责任公司与另外几家租赁企业,将公共资源长期进行奢华的私人化餐饮、住宿、会议等商业经营活动。

  对此,北京市宗教事务局和北京市佛教协会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此前已对北京所有宗教活动场所进行了排查,对于少部分人利用曾经的宗教场所、现在的宗教房产进行牟利,如果群众反映强烈、社会影响恶劣,将按照中央精神和规定对违规经营行为进行清理整顿。

  □质疑·私人会所缘何能顶风作案?

  经营者“打擦边球”

  根据十部委出台的暂行规定,严禁设立私人会所的“历史建筑”,是指各级各类文物保护单位以及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宗教活动场所中具有特殊历史文化价值的建(构)筑物。

  记者调查发现,有些私人化高档消费场所趁机“打擦边球”。嵩祝寺及智珠寺等一些不是宗教活动场所的文物古迹,恰恰被私人会所经营者盯上。这些文物古迹大多冠以“寺”“庙”等名称,很多都具有悠久历史和文化价值,但却成只对少数人开放的高档消费场所。

  相关部门监管空白

  此外,相关问题谁都在管但却谁都管不了。对于作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嵩祝寺及智珠寺,记者曾联系负责文物保护的北京市文物局,但得到的答复是:嵩祝寺及智珠寺经营活动不归其管理,文物局只负责监督管理寺内文物的保护修缮。

  业内专家分析认为,影视业社会影响面大,涉及面广,与民众联系度深,破除影视业等领域的“潜规则”,扎紧制度的藩篱,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是百姓之盼。

  1

  影视剧购销——虚报高额制作费牟利

  李秋芳在接受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访谈时说,新闻出版广播影视领域“不是清水衙门”“不能说完全是一片净土”“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有它的一些腐败风险”。

  这其中,“影视剧购销”就是李秋芳指出的一个容易滋生腐败的领域。近年来,影视剧制作行业供大于求,“购剧权”为少数人敲定,制片方为了上片只能尽量满足播出方的“各种要求”。

  一位演出经纪公司的人士向记者表示,有国有制作单位和机构通过给编辑、演职人员虚报高额制作费和报酬的情况,一些人暗地里得以牟利。中纪委曾通报2014年广电部门一名电视剧审查员在负责电视剧审批工作期间,帮助多部电视剧通过审核,借此受贿30余万元。

  而在一些地方政府投资的影片中,制作方为在片中“挂职”的当地领导变相发劳务费的现象也常有发生。

  2

  大型节目演出——公款买单暗藏腐败

  这些年来,为了打招牌、树门面、做政绩,一些地方政府患上了爱承办大型文艺演出活动的“怪病”,地方领导坐在观众前排,并登台讲话,甚至还要参演“露一手”。

  “地方承办的演出活动里面‘自由度’很高,一些政府部门乐意买单。”河北某演出策划公司负责人指出。2013年,中宣部等五部门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各部门要把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和节庆演出,作为落实中央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的重要举措。

  “几百万演出费用,这笔账怎么走,还真说不清楚。”重庆一位长期从事舞台策划的人士说,演出的票房也是一大收入,但要票、送票的情况也很多,票务里存在着不小的腐败空间,圈内人其实是心知肚明。

  3

  卫星节目落地——双方议价中搞回扣

  对于李秋芳指出的“卫星节目落地”领域也存在“潜规则”,老百姓对这个专业领域一般不太熟悉。

  记者采访业内专业人士获悉,卫星频道上星后目前传输方式有三种:一是通过家装地面“卫星锅”直接接收;二是通过电信联通等通讯运营商进行覆盖;三是更多通过各地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进行覆盖。据介绍,卫视频道上星后,要与地方有线电视运营商进行议价,由运营商接收节目才能完成落地。

  “甲卫星节目想在乙省落地,就要和乙省有线电视运营商商讨价钱,之后才能入驻本地。”重庆市文化广播电视局一位人士表示,卫星节目落地这一块交易非常特殊,带有半垄断性质,议价过程很少有人知道。

  由于有线电视各地独自管理,全国一地一价没统一标准,落地费收取从几万元到几千万元不等,双方议价中搞回扣、进行贪腐的空间很大。

  4

  设备采购——公开招标还得关系硬

  影视行业专业性强,设备采购方面有一定门槛,并非“想进就能进”。

  相关部门采购时会明确要求使用特定的设备、要求指定供应商,甚至以此为借口裁撤公开招标程序。“设备采购说是公开招标,但是订单最终给谁还是靠拍板者来定。价格、产品质量是次要问题,价格再硬,不如关系硬。”天津一位曾参与当地电视台采购招标的供应商说。

  安徽省检察院今年1月发布消息称,安徽广播电视台服务中心原主任宋晓峰因涉嫌受贿被逮捕。经查,宋晓峰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进度及质量监管、工程款的审批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

  无独有偶。2014年辽宁省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史联文因贪污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据办案人员称,史联文任职期间全台事务“一把抓”,各种规章制度沦为一纸空文。由此,“一把手”变成了“一霸手”,出现“有的单位设备采购是单一来源”“不按招投标程序来”的现象也就见怪不怪了。

  5

  广告经营——用垄断权力换回扣

  “一个广告,能不能播、哪个台播、哪个时段播、回扣多少?里面门道很多。”业内人士指出,广播影视领域发行渠道有垄断性,有些权力就“等值”于人民币。特别是有些电视台广告中心的广告制作费用抬得很高,就常有内部人帮客户在外面找广告代理吃回扣。有些电台、电视台能够成为保健品、药品厂家、专科医院的专业台,“变味”背后都是利益在作祟。

  2012年,重庆广播电视集团(总台)广播电视广告经营中心原副主任何勇走上被告席,据检方指控,这个中层干部利用职务便利在广告经营中贪腐近1000万元。

  “不少广告部门负责人因此落马并不奇怪,这里面的钱太多。”河北某电视台一名干部说。重庆市文化广播电视局的人士还表示,电视开展广告业务,但同广告商议价取决于自身收视水平,而国内有些第三方收视数据公司也存在收受卫视台贿赂而因此造假。

  进展

  纪检派驻机构已于2014年“探底调研”

  针对影视业等相关领域的“潜规则”,李秋芳明确表示去年纪检派驻机构已“探底调研”,并将逐个领域去抠,并通过加强制度建设和巡视监督来予以防范。

  李秋芳指出,2015年中纪委将制定《新闻出版广播影视从业人员廉洁行为规定》,同时将发动下属社团签订《自律公约》,两者结合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行业发展环境。

  多位专家认为,抓好顶层设计、从严管控确为当务之急,需要尽快让影视业正本清源,净化行业风气,赢得百姓口碑。

  按照上述暂行规定,目前的整治原则坚持“谁主管、谁负责”,住房城乡建设(园林)、文化、公安、民政、商务、税务、工商、旅游、宗教、文物等部门应当各司其职。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嵩祝寺及智珠寺内的文物保护出现租赁企业承诺的修缮资金不到位、企业开展住宿服务但相关资质手续却难以齐全的情况,凸显相关部门存在一定的监管空白。

  有文物专家认为,面对新的监管形势,类似经营者大多加强反侦查力度。隐蔽经营、提前预约、非请莫入的方法,已远不是正常餐饮企业的经营模式。对此,相关主管部门只有加大暗访、抽查力度,并提高人民群众监督的积极性,才能对违规行为的监管形成合力。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要借此机会严格行业监管,建立起职业伦理规范和退出机制,加强约束力、监管力和执行力,查办案件要实施精确性打击,形成强大震慑力。

  据新华社

http://www.uywang.com/MDCKgMXh/AKHNXZ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