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莫让“伪命题”掩盖真乡愁

17/07/13

  因为一篇博士的“回乡见闻”,中国人千百年来吟诵的“乡愁”在今年再次成为热点,也引发许多人的思考,既有城里人也有农村人,还有离开农村再不回农村的城里人。

  不管是博士的观察、描述,还是后来者的商榷、思考,其出发点都是盼着农村好。但是,或许是观察的不够深入,描述的不够客观,也可能受制于思想的片面性,这些讨论中不乏“伪命题”,夹杂在“乡愁”的大课题下混淆视听。

第二届中国花园实景音乐会在悉尼举办

演出现场。 张可一 摄

  在一些人看来,现在农村衡量有没有“出息”的标准不再是读书多与少,而是“钱挣得多不多,官当得大不大。”不知是地域有差异还是认知有区别,我所在的老家农村,包括工作中接触的农村人,他们并非如此,而是囊括“知识”和“财富”。你书读得多读得好,钱挣得多,同样受人尊敬。况且,在如今多元评价的时代,即使以财富的多寡来衡量地位,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至于许多人耿耿于怀的农村“一切都被物质绑架”,也是一个“伪命题”。且不说这种判断的真实性,就算是真的,城里不是早就已经这样了吗?婚姻被金钱绑架、爱情被房子束缚、友情取决于地位……这些情况城里也都有,突然跳出来指责农村是否有些过分?另一方面,农村攀比财富并非完全是坏事。只有农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新农村建设、小康社会才有了物质基础。而对于农民来说,无法通过正常的渠道实现“知识改变命运”,凭借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的生活,不是理所应当而且值得鼓励的吗?

  许多抒发乡愁的人都是脱离农村的城里人,不一定就是农民真正的声音。不管是过年方式的改变,还是生产手段的变化,这些都是农民自己的选择,也是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基础所决定的。

  许多人一方面享受着城里优渥的生活,一方面指责农村“田园生活”不再,无非是满足他们片面而畸形的想象罢了。这种脱离实际的“愁”,很可能会掩盖农村的“真问题”。

  总体而言,改革开放以来,农村的生活水平在逐步改善,农民也获得了更多的发展空间,如外出打工、自主创业等等,都比过去更为便利。当然,由此也产生了一系列问题,诸如环境污染、人才流失、农村组织能力下降等问题。这些才是真的“乡愁”,不但需要每一个知识分子关注,更需要社会关注。

  悉尼 2月10日电(张可一)悉尼中国文化中心与新州房产署联手举办的第二届中国花园实景音乐会10日在中国谊园举行。作为“欢乐春节”系列文化活动之一,当地文化、艺术界人士以及悉尼民众近400人欣赏了演出。

  本次演出阵容包括四川“天姿国乐”民乐团的六位演奏家及澳洲本土五位具有国际声望的演奏大师,包括墨尔本交响乐团首席大提琴家大卫·柏林、澳洲歌剧院副首席兼小提琴家薇薇安·杰弗里、笛子演奏家简·鲁特一集低音提琴演奏家休·弗里斯。同时,中心今年又一次有幸邀请到澳洲著名音乐人约翰·休伊为本次音乐会亲自设计、编排演出曲目。

  音乐会共演奏13首曲目,时长近2小时,表演既包括中、西乐器独奏,也汇集了专门为二者合奏改编的如《让我们今夜相爱》、《幻想曲》、《白毛女》等曲目。音乐会在体现了中国传统民乐特色的同时,又注入了当代音乐的风格和澳洲本土音乐元素。

  “这是一场全新形式的音乐表演,你一定要身临其境的去体会它的独特之处”,约翰·休伊接受采访时谈到。

  在被问及有关东西方音乐创作感想时,休伊坦言:“对于中国文化的学习和探索是永无止境的,这特别体现在我多年以来在中西方音乐融合、创作上的各种实践,这是一段让人痴迷且永不间断的旅程。”

  在场地安排上,今年的实景音乐会克服了技术上的障碍,将表演设置在水上悬浮舞台当中,伴随中国花园曲径通幽、亭台水榭以及中西方音乐融合的优美旋律,使得现场观众获得了最为纯粹的音乐体验。

  从制度设计上发力,让农民拥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外部空间,如公平公正的发展环境,如依靠农民这个职业可以获得财富和尊严,使每个人都出得去、回得来、住得下,这样才能“留得住乡愁”。新华社记者 白靖利

  (据新华社3月1日电)

  整个演出从乐器选配到曲目编排都凸显了对于东西方音乐及艺术风格的仔细考量和斟酌,通过东西方音乐的对话和完美融合向广大欣赏者诠释了两种音乐表现形式所具有的和谐之美。

  四川“天姿国乐”在结束中国谊园两天的演出后,还将来到位于新南威尔士州卧龙冈市的具有南半球最大的佛寺南天寺进行演出。

内容搜集整理于申博http://www.uywang.com/byQBipV/,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