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名苏联飞行员曾痛击日军 古物被扫荡一空

17/08/07

  1937年,南京上空屡遭侵华日军袭扰,苏联空军志愿队多次飞至南京上空迎击。11月22日和12月2日,先后有6位苏联飞行员以击落5架日机的战绩血染长空。6人中,年龄最小的22岁,最长的也仅为30岁。令人遗憾的是,6位烈士坠机及安葬处至今为谜。今年,中俄将共庆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这6位长眠中国的苏联英烈,不该被遗忘。即日起,现代快报将寻访苏联英烈牺牲的地点和埋葬地,如果您有线索,欢迎拨打现代快报热线96060,或者@现代快报。现代快报记者 金凤 实习生 李红梅

  南京保卫战牺牲6名苏联烈士

废墟上还能看到木质雕版

  这个清明节,南京的大学生志愿者前往抗日航空纪念馆祭扫6位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苏联飞行员。金科院的大学生志愿者将红白相间的菊花摆成俄语“缅怀”字样;南航金城学院的同学们在一架用蜡烛勾勒出的苏制“伊-16”式战斗机的轮廓里,拼出了俄语成语“永志不忘”。“伊-16”就是驰援南京的苏联援华航空队飞行员驾驶的战斗机型号。

  1937年11月22日和12月2日,先后有6名苏联飞行员在南京领空痛击日军,壮烈牺牲。不过,因为历史原因,他们的遗骸在何处至今成谜。已经退休的中山陵园管理局副研究馆员范方镇透露,这6位苏联飞行员相继牺牲后,南京已经接近沦陷。因时局混乱,航空烈士的遗骸被运到南京航空烈士公墓后来不及安葬,日军便进入南京,一些烈士灵柩被敌人任意毁坏,6位苏联航空烈士的遗骸也不知所终。

  牺牲时,最小的22岁,最大的也只有30岁

  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这6位苏联飞行员并没有被中国人民遗忘。原南京中山陵文史研究室主任兼中山纪念馆馆长的陈立诚表示,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建碑时,俄罗斯老战士委员会提出,希望能将苏联烈士的名字刻上去以示纪念。

  1994年8月,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建碑委员会,接到了这份由俄罗斯方面提供的“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国牺牲并葬于中国的苏联空军志愿队烈士名册”。范方镇是这份名单的翻译者。这份名单记载有6位烈士的姓名和生卒年份。

  但是,名单中的“埋葬地”一栏,只显示城市,并没有详细的地址,也没有烈士的家乡。而在中方后来从俄罗斯带回来的苏联烈士名册中,烈士家乡的信息补足了,“但这份名单不全,编号是从19开始的,牺牲于南京的6位烈士,在名单里只有4位。”阿列克赛也夫和安德列也夫的家乡一直成谜。

  几年之后,事情有了转机。“上世纪90年代,一次偶然机会,我在档案馆查中山陵的档案时,在一份档案中无意间发现了6位苏联烈士的名单字条,是中俄文对照的,我便记在一个本子上。”范方镇提及的这张字条,记有6位烈士的生卒年份和家乡,自此,6位烈士的身世均浮出水面。

  他们当中,牺牲时年纪最小的是波波夫·谢尔盖·葛里高利耶维奇,他生于基辅市,年仅22岁。最年长的阿列克赛也夫中尉,牺牲时也只有30岁。

  11月22日,击落一架日机,1人牺牲

  这6位烈士,生前经历了怎样的战斗,他们是如何痛击日军的?

  一本由二战时期日本“陆军恤兵部”编印的手册——《战迹指南(战迹のh)》,记录了日军1937年11月22日发起了一次“南京大空袭”。而“中央通讯社”在当年的11月22日发布的电讯中称,“下午一时许,敌轰炸机数架、在驱逐机数架掩护之下,复向京空进犯,我空军立即前往截击,敌轰炸机当即仓皇遁去,其驱逐机则与我机翱翔京市上空,互相追逐,大战数百回合,我高射炮复在下助机、予敌以威胁,剧战一小时,敌机一架被我击中坠下,其余数架,亦均受伤不支,狼狈而逃。”

  当天的战斗中,1913年出生的苏联初级飞行员涅日丹诺夫在南京牺牲,年仅24岁。他也是在中苏并肩抗击法西斯的战斗中阵亡的第一人。

  南京方志办史学研究者胡卓然查询日本官方近年来解密的有关档案时发现,在苏联航空援华的首次战斗里,虽然付出牺牲一名飞行员的代价,但至少也击落一架侵入南京的日军飞机,击毙一名日军飞行员。

  由日本海军省教育局1940年编纂的《支那事变尽忠录》显示,一名叫宫崎康治的日本海军二等航空兵曹,于当日下午2时25分,在南乡茂章大尉的带领下进犯南京上空,在大校场机场上空遭到三架苏制伊-16战斗机拦截。下午2时45分,宫崎康治在空战中被击毙,座机被击落。

  12月2日,击落4架日机,5人牺牲

  从1937年11月底开始,日军向南京增派战机。时任教导总队第二团第一营第三连排长的刘庸诚曾撰文回忆,“十二月二日午后二时,日机又来空袭,苏联空军志愿队立即起飞迎击。交战不久,我亲见苏机被日机击落一架,志愿队国际主义烈士的尸体掉在小营空坝里,摔得面目模糊不清。后由总队部派人把尸体安埋在太平门外地堡城附近”。

  胡卓然分析,当时,教导总队总队部设于富贵山下,距离地堡城不远。把12月2日牺牲的一位苏联飞行员埋葬在地堡城一带确是有可能的。“刘庸诚的回忆,是迄今为止唯一有苏联飞行员在南京埋葬位置的记录。很可惜的是,更详细的埋葬位置至今未发现,牺牲的异国英雄的墓茔不知还在不在地堡城附近的土地下。”

  虽然经历了12月2日惨烈的空战,但苏联援华航空队仍继续于南京上空和中国军民并肩作战。据南京保卫战参战中方军人回忆,苏联飞行员在南京的战斗一直持续到12月9日大校场机场沦陷。据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一师师长王耀武回忆,12月8日,也就是大校场机场沦陷的前一天,苏联援华飞行员还战斗在南京上空:

  12月2日的空战里,日本后来确认有4名飞行员被击毙,他们分别是日军陆军航空兵竹本守美大尉、峰村文江中尉、片井茂雄军曹和命妇靖男伍长。

  而这一天,苏联的5位飞行员也血洒长空。他们分别是阿列克赛也夫中尉(1907年生)、安德列也夫中尉(1910年生)、布尔丹诺夫上尉(1911年生)、彼得洛夫中尉(1909年生)、波波夫准尉(1915年生)。

  苏联6烈士,魂系何处

  请您提供线索

  今年,中俄将共庆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牺牲于南京保卫战中的这6位苏联英烈,坠机地点在哪里?后来又安葬于何处?他们的亲属是否知道父辈这段壮烈的经历?即日起,现代快报记者发起寻访苏联英烈亲属的系列报道,如您有相关线索,欢迎拨打现代快报热线96060,或者@现代快报。

  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6位苏联飞行员资料

  序号 姓名 军职 出生时间及家乡 牺牲日期 埋葬地

  1 阿列克赛也夫·瓦西里·谢尔盖也维奇 中尉 1907年生于列宁格勒州沃罗索夫区赫列维茨村 1937年12月2日 南京

  2 安德列也夫·米哈依尔·伊万诺维奇 中尉 1910年生于列宁格勒 1937年12月2日 南京

  3 布尔丹诺夫·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 上尉 1911年生于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那捷斯金斯克市 1937年12月2日 南京

  4 彼得洛夫·阿尔西尼·彼得洛维奇 中尉 1909年生于加里宁斯克州斯大里茨基区马斯洛沃村 1937年12月2日 南京

屋主李承质黯然

  一个多星期来,64岁的李承质都在已成为一片瓦砾堆的古宅徘徊。李承质是清末淮军提督李洪文的直系后人,这间位于撮镇的古宅就是李洪文的故居。现存古宅产权最早的证明文书是清同治年间的,当地人称老宅为“淮军提督府”。今年4月29日深夜,一群不明身份的“蒙面人”冲进古宅,不仅将房子强拆,还把宅内的一些老物件、古籍扫荡一空……

  [深夜惊魂]

  蒙面人捆走屋主强拆古宅

  4月29日深夜11点左右,住在古宅边母亲房子里的李承质,被屋外的声响吵醒。起来推窗一看,“大概有二十几个年轻人用锤子砸古宅的铁门,还用布把脸蒙起来了!”李承质心里一沉,就在窗边大声呵斥。“蒙面人”听到声响,非但没有吓走,反而拎着锤子向李承质跑来。

  李承质随手抄起一把家里的^/鞘宝剑“迎敌”。由于剑锈住了,无法拔出来,他只能用剑鞘与“蒙面人”对峙。毕竟年过六旬,寡不敌众,李承质手中的剑被打掉。“他们把我手背过去,用胶布缠上,我的嘴也被胶布封起来。”李承质回忆称,那帮人很快将其扭送出屋,塞进一辆车里,并带到一条偏僻的小路上。

  几十分钟后,被绑的李承质被送回原地,但是古宅连同母亲的房子都已经被推平。他站在凉风中欲哭无泪。

  将老物件和古籍掠劫一空

  熬到天亮,李承质清点废墟物品。

  据其称,老宅子里的老东西有不少,有清代的太师椅、洗脸架和茶几等旧物件,“很多家具很稀有,在别的地方都看不到,有几件家具比李府里面的还好。”另外,宅子里还有他多年来收藏的晚清、民国版珍贵古籍、图书。在他列出的一份失物清单上,有数百本古籍,其中就有清代线装本《聊斋志异》、脂评本《石头记》。

  此外,李承质还是一位文学爱好者,曾经自创几部长篇小说,在这次劫难中,他多年保存的书稿也被破坏殆尽。而一些电脑、现金等其它物品,他已经不太在意了。

  李承质称,在他看来,自己丢失的物品已经无法用经济价值去衡量,那些旧物件是代表自己家族的历史和他一生的珍藏,现在就这么被毁了,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

  [古宅命运]

  “淮军提督府”存世已百年

  李承质告诉记者,老宅是其高祖李洪文的故居。而李洪文是晚清淮军提督,跟随李鸿章的弟弟李鹤章参与了平定太平军的多次战斗,死后被追封为从一品的武官。不幸的是,他由于连年征战的伤病而英年早逝。这段历史在合肥地方志上也有记载。

  李承质拿出一份清朝同治十年(1871)的“分家文书”。其中详细记叙了李洪文的分家细节,该房屋为其拥有。文书落款有李鹤章证人签名。这处古宅也被当地老百姓称为“淮军提督府”。

  据李承质描述,该老宅始建于道光十三年,房屋的大梁上曾经刻有建造时间。老房子原本是四进,现在只剩下第一进的堂屋和两边的厢房。后面三进房子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因镇上要铺设电线被拆了。

  如今雕梁画栋散落废墟中

  昨天下午,李承质带着安徽商报记者来到老宅废墟。偌大现场,只有两座孤零零地瓦砾堆躺在荒土中,一座原本是李承质母亲的房子,另外一座就是“提督府”。“提督府”瓦砾堆中夹杂着各种木质材料,可以看出来,一些木板上的花纹、雕刻清晰可见。李承质拿着一只沉甸甸的瘸腿条凳说,这个凳子就是祖上留下来的老物件,“现在你是看不到这种凳子的,上面还有雕花。”

  李承质介绍说,这座老宅2002年翻修过,主体结构增添了新砖瓦,房顶木质结构基本保存,特别是一些做工精细的部分一直没动,保留了原样,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谁干的]

  古宅面临拆迁已两年

  据李承质介绍,两年前,当地由于要建物流园进行拆迁,李承质一直没同意拆古宅。近些年,他曾与肥东县文管所多次接触,希望能够对老宅进行保护,但是方案一直没能达成一致。

  “镇政府我也去过很多次,提了几个方案都没有通过,所以协议一直也就没签。”现如今,看着这堆废墟,李承质十分心痛,觉得这几年的努力一夜付之东流。

  懊恼的李承质认为,这是一次赤裸裸的强拆,他把矛头指向当地拆迁部门和开发商。

  昨天下午,记者在工地遇到了项目部一位胡姓负责人。他表示,因为当地政府还没有和李承质就拆迁达成协议,“我们肯定不会动他的房子。”他表示,工地也是第二天才知道此事,拆房的人是从工地西侧一处缺口偷偷进来的,项目部毫不知情。五一假期后,李承质曾找到撮镇镇政府一位负责拆迁的徐姓负责人要说法,但对方称,对拆房一事也不知情。昨日,撮镇党政办针对此事也回复了本报记者:镇政府没有参与强拆事件,目前正在针对该情况进行各方协调。

  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

  昨天下午,记者在被拆古宅探访,恰逢肥东县公安局刑侦部门调查,一行人对被拆房屋现场拍照取证。

  随后,记者从肥东县公安局了解到,李家的古宅被拆后,辖区撮镇派出所十分重视,连夜上报情况,县局刑侦部门也正介入调查。一旦案情有了进展,一定会及时公布。

  马翔宇陶伟文/摄

  [古宅价值]

  肥东文物管理所:不是文保,但是很有价值

  昨天下午,安徽商报记者就此事联系了肥东县文物管理所。所长彭余江称,李承质家的古宅未列入文物保护单位或文物保护点。但几年前古宅所在地块要拆迁,他去现场看了一番。大部分木质结构以及不少家具是清末老物件,还是非常有价值的。

  5 波波夫·谢尔盖·葛里高利耶维奇 准尉 1915年生于基辅市 1937年12月2日 南京

  6 涅日丹诺夫·尼柯莱·尼基弗洛维奇 中尉 1913年生于乌拉尔州伊尔比茨克区伊尔比特市 1937年11月22日 南京

  彭余江说,有一次李承质和当地政府协商拆迁事宜时,他也在现场。彭余江也希望对古宅进行保护,他建议将其中木质结构妥善转移,进行保护,今后有机会再让它们发挥余热。不巧的是保护事宜还未协商好,老房子就被拆除了。

本文由诚信在线http://job.jishanbbs.com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