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证券交易结算资金净流入313亿元 校友关系深广基金超额收益高

17/06/16

  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有限责任公司17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5月9日至5月13日期间,证券交易结算资金转入4,762亿元,转出4,449亿元,净转入额为313亿元。截至统计期末,证券交易结算资金余额数为15,744亿元,日平均数为16,104亿元。融资融券担保资金期末数为2,295亿元,日平均数为2,340亿元。股票期权保证金期末数为33.99亿元,日平均数为33.41亿元。(刘国锋)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投资界中的豪华校友圈一直“隐秘而伟大”,它聚集了财富、权势、名气,圈外人只能艳羡却难以窥探。

  中国股市是否存在明显的“校友关系溢价”,校友人脉越广、关系越深的基金经理投资业绩会否更高?最近,在投资圈内热传的一篇文章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在我国证券市场上,校友关系是一种有价值的稀缺资源,能够产生正向的经济效应。

  校友关系深广基金超额收益高

  “这都写成论文了,让人家怎么玩啊!”近日,某业内人士在朋友圈里感慨,同时附上了一篇大家眼里的“雄文”——证券市场的校友关系网及其对基金投资业绩的影响。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这篇文章发表于《经济学》,作者为申宇(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博士后)、赵静梅(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何欣(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讲师)。

  该文搜集数据统计,2005年至2013年间,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清华大学是我国培养基金经理最多的学校,其任职基金经理的毕业生分别为101人、78人和77人。为何基金经理扎堆名校?一种自然而然的猜测是校友关系在起作用,各自拥有不同资源的校友们互相帮助并共享资源。

  那么,校友人脉越广、关系越深的基金经理投资业绩是否更高?作者从沪深股市2005年-2013年上市公司高管、基金经理的简历中,整理校友关系信息,从校友关系网的“广度”和“深度”两个方面构建了关系网的指标测度。同时选择基金市场上数量最多、影响最大的股票型开放式基金作为研究对象,选取2005-2013年的基金数据进行分析,最终得到189只基金的有效样本。

  结果发现,我国股市存在明显的“校友关系溢价”。校友关系的广度和深度都能为基金带来业绩的正向提升; 关系广度最高的基金组合每年获得的超额收益率比关系广度最低的基金组合高出11.37%;校友关系深度最高的基金组合比校友关系深度最低的基金组合高出9.12%。

  究其原因,校友关系网络越广、越深的基金,其股票组合的私有信息越多,隐形交易越频繁,未公开的交易信息越多,基金经理主动投资的程度越高。

  不过,校友关系存在“小圈子”效应,只有直接校友关系和亲密的校友关系能够影响基金业绩,间接校友关系(基金经理从本科、硕士、博士经历过三个以上的学校,那些没有直接校友关系的人也可能因此与这些读过多个学校的人同时建立关系,从而进入同一个圈子中)不能带来超额收益率。也就是说,越是亲密的校友关系,越会有高质量的私有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校友关系网络在股票买入时能够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但卖出时却不显著,说明校友关系网络在好消息面前有福同享,但在坏消息面前则“大难临头各自飞”。另一种可能是校友们在买入时采取一致行动,而在卖出时则各行其是、各显神通。

  投资“羊群”确实存在

  界限模糊求突破

  《金证券》记者相熟的券商人士并不讳言,谁都有圈子,券商精英的校友圈更是“高含金量”。不仅仅是昔日同窗会主动聚会,不少名校还会官方牵头成立校友会,“以前大家还说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现在只需要一个校友群,你想认识谁就认识谁。”

  他坦承,校友们聚在一起,又都在一个圈子里,自然谈得最多的就是投资。宏观微观、公司秘闻、人事八卦,“这个行业很大程度就是比消息、拼人脉,你跟哪些高管熟些,对这些公司的理解自然要比别人深入些。”

  据了解,几年前“泄露经济数据系列案”曾在圈子里轰动一时。其中,2名被告人是毕业于南开大学经济学院的博士,泄密对象包括其14名南开校友,这些人绝大多数任职于证券公司等金融企业。

  “那段时间,大家聚会是集体禁言,很少有人想到,这事会到判刑的地步。”他透露,现在聚会有的人会谨慎些,遇到敏感信息不再深入讨论;也会碰到一些人,故作神秘地放些消息。实际上,哪些属于校友们可以分享的私有信息,哪些是内幕信息,在监管层面这个定义还是比较模糊的。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某基金经理则表示,校友会中有没有人暗传内幕信息不好说,但是“校友羊群行为”肯定是有的。比如,某个时段大家会一窝蜂去买中小创,某个时段又会看上蓝筹,“大家总在一起交流,会导致相互之间的投资决策相同。”

  对此,前述论文也提出,校友关系能够为基金带来正的业绩,这说明校友关系已经不仅仅是一种以感情为纽带的关系,还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关系。如何防止机构投资者利用校友关系侵害散户投资者利益,从而损害证券市场的公平公正原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